充滿娛樂性的平淡

娛樂性與平淡,本來就是背道而馳的兩種性質,平淡又如何可以充滿娛樂性?我最近聽的一場音樂會,卻正是如此!那就是瑪達蓮娜郝珊娜(Magdalena Kozena)與巴塞爾七弦琴巴羅克樂團(Basel La Cetra Baroque Orchestra)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的演出。



郝姍娜是當今炙手可熱的次女高音(mezzo soprano),我原本以為這場音樂會會賣個滿堂紅,但奇怪,我很遲才訂票,仍能買到很好的位置;而當晚亦大概只有8成觀眾。我想原因可能是因為郝姍娜唱的是以早期音樂為主,這晚更是圍繞蒙台威爾第(Monteverdi)和他的同期作曲家的作品。這些作品雖然也可以戲劇性很強,但相對於後來的威爾第、浦契尼等歌劇,旋律就平淡得多了;所以一向不是普羅樂迷的那杯茶,但我自己卻相當享受早期音樂那種相對的平淡,而且在十多年前開始聽郝姍娜,也在本刊介紹過她的CD,我記得我說她很「入戲」,想不到現場看她,她的入戲程度更完全超乎我所想像!

樂團首先奏一首烏切利尼(Uccellini)的Aria。作者和樂曲我都未聽過(隨後很多位也未!),但不悶,團員逐個出場,一邊走,一邊奏,給人一個很輕鬆、隨和的印象。然後郝姍娜出場,唱了一首梅魯拉(Merula)的〈被藐視的皇后〉,之後又有樂團演奏、獨唱等等,一如大家的預期,比較嚴肅、平淡。 到了蒙台威爾第的〈阿莉安娜遇到了麻煩〉,郝姍娜一面唱,一面頻頻望著一位觀眾,忽然她轉用英語(之前是意大利語),向著那位觀眾半說半唱:「是的,我在看著你,我覺得你一句也沒聽進去…」。哈哈,這可有點尷尬了;幸好那不是認真的,而是Marko Ivanovic對這首歌的改編版。但郝姍娜的入戲,加上她生鬼的表情,把全場觀眾都逗得忍唆不禁了。

完上半場前卻又加入一首二十世紀的作品,Berio 的「序列三」,是描寫日常生活的噪音與正常歌聲的混合體。老實說,如果聽CD,我一定聽不下去,但郝姍娜又能憑她生動的表情與高難度的技巧去吸引觀眾,使人再「不懂」欣賞也變得「懂」了。

下半場再有蒙台威爾第的〈坦克雷與克羅琳達之鬥〉,郝姍娜穿著盔甲出場,並且一人分飾數角,又是男主角,又是女主角,又是旁述,唱了一句,又走到另一邊唱第二句;左手與右手對打,更是令人拍案叫絕!郝姍娜的表現,簡直是鄧碧雲再生 ——「萬能旦后」也!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