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分重要還是後天努力重要?

我們一向聽人說,只要你肯努力,什麼事都可以做得到。我自己教書的時候也對學生說,天分不可靠,沒有努力是不會成功的。其實我是在取巧,我沒有說,沒有天分,有些事你是永遠沒法做得到的。我是信天分的。



別的不說,就說藝術,再縮窄一些,說音樂。你只要在Youtube上看看王羽佳彈莫扎特的〈土耳其進行曲變奏〉,便知道什麼是天分。努力?我敢說我窮一生的精力也彈不到她十分一那麼快、那麼準!更不要說那麼好!聽來是不是很洩氣?也不是的。我既然知道自己沒有天分,就不會夢想做個一流的演奏家,但你不需要是個演奏家才能欣賞音樂呀!做不成演奏家,也可以發展其他方面的才華呀!


最近聽了一套理察史特勞斯的歌劇「玫瑰騎士」,是1956年的錄音。在唱片介紹中,寫了一些有關這錄音的故事,意猶未盡,再在這裡補上幾筆。這錄音的監製是當年EMI當紅的Walter Legge。他熱愛音樂,但未曾受過任何音樂訓練,卻憑努力當過指揮Thomas Beecham的助手;可是他的努力最終不能使他成為指揮,但他卻成立了英國其中一支最重要的樂團 Philharmonia Orchestra,又發掘了非常多的頂尖音樂人才,包括他的第二任太太,Elisabeth Schwarzkopf,把她由一個靚聲女高音,轉化為一個偉大的歌唱家,而「玫瑰騎士」正是她代表作之一。


不過Walter Legge亦有他的缺點,就是對自己太有自信了,後期更變得固執,不肯聽別人的意見。錄「玫瑰騎士」時,立體聲技術剛萌芽,EMI很想以新技術錄製,但Walter Legge堅決反對,後來才勉強同意他自己錄Mono,而讓另一位錄音師Christopher Parker同時錄立體聲,但卻處處阻撓。Parker於是說服卡拉揚待Legge不在場時再錄Stereo音軌。所以這「玫瑰騎士」有單聲道和立體聲版,有人更相信前者比後者更好。我不知道這又是否偏見,因為我沒有聽過Mono版。


Legge的天分不在表演上,卻在監製職位上大放異彩。但同時,他的固步自封,導致他最終黯然離開EMI。可見「天分」這東西,也不是無往而不利的。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