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井觀天

我自問是懶惰的發燒友,雖然玩音響是我一大嗜好也是職能(不知算不算!),但很少家訪其他人,就算與大草哥共事多年亦甚少到訪草廬,全因我個人不太喜歡吃葡萄,為免被大量酸性侵害健康,每次的邀請我都是推三推四,這該算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吧!



即使我不喜歡酸溜溜的感覺,但也難以抑制好奇心,在這段日子,眼看大草哥接二連三升級器材,小至CD轉盤使用的供電電源線,大至更換唱臂和唱頭,每項升級都令草廬毒上加毒,台灣歌手阿淘有首歌叫〈加了蜜〉,若改由大草哥演繹就應叫〈加了毒〉了!今天的草廬已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及的地方,明知如此,但也想開開耳界,碰巧本月有機會於是便隨眾高手家訪草廬,礙於時間所限,當晚我未及黑膠播唱環節已打道回府,只聽了播放CD的效果,未知是否受到近日測試的器材影響,我加倍留意CD轉盤和解碼器的表現,這是身價高於兩百萬元而不能外接時鐘的播放組合,需知道數碼訊號是包含了時鐘,若轉盤與解碼器的時鐘穩定度與準確度有明顯差別,是播不出好效果,箇中原因日後有機會再談,這次先交代聽感, 草廬升級至此,整體聲音竟變得現實了,播放的多張專輯都突顯出錄音水準,其中印象較深是播放Derrin Nauendorf的〈Ghost Town〉,平日在試音室裡聽還不察覺有什麼不妥,這夜就聽到錄音都著重在結他身上,所有效果都沒怎樣修飾,事實的確如此,這是Derrin還未有人賞識時錄製,不過,彈奏結他的微細動作倒是非常仔細,這套旗艦CD播放組合果然是名不虛傳,分析力及準確度都是無得彈!之後播放郭雅志自資製作「八千里路」的〈Amazing Grace〉,音場的立體感和滲滿一屋的豐厚低頻,是本刊試音室也未能追及的水準,那種量感源源不絕兼且潛得深的管風琴低頻真是得來不易,枉我這數年接觸不少Hi End靚聲器材,所謂對聲音的認知與2018年的草廬效果相比,原來只不過是坐井觀天,不值一提矣!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