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仔收貨


老生常談了。一條發燒線可以改善一件音響器材的表現?最初出現發燒線時,不要說發燒友不信,連一眾讀物理,讀電子等的工程師們也不信。原因是一條線不外擁有電阻、電容與電感三種特性,普通線與發燒線在數據上分別極微,能產生什麼大的改善?我自己起初也屬堅決不信的一派,直至有一次,我在一間音響店遇到一位熱心的店員,他說不是要我買,但聽聽無妨啊!他要我聽的是一個6位,俗稱排蘇的電源插座。很簡單的實驗,先把一部合併放大器直接插在牆上的插座,聽一段音樂;然後把排蘇插在牆上,放大器插在排蘇上。再聽。哇!服了!變化實在太明顯了,當然是好的變化。結果,不問可知,那排蘇跟了我回家!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我不打算討論那排蘇或者發燒線的結構和理論,我只想說,人耳的確奇妙,普通儀錶測量不到的分別,人耳卻聽得到不同。我有不少朋友說:「我不玩Hi Fi,因為我聽不出分別。」我說:「你一定聽得到分別,只是你沒有機會比較吧了!」聽到多少,是要靠經驗的。愈資深的發燒友,愈聽得清楚。


我少年時迷上民歌組合Peter, Paul and Mary,很喜歡聽他們的歌,但市面上買不到他們的譜,就算買得到,一方面很貴,另一方面也沒有和聲。於是自己便一邊聽,一邊默寫他們每一部的和聲。這也顯示了人耳的辨別能力,當我集中聽Mary時,Peter和Paul便自動消失了;這樣,很快便可寫下各人的譜。


當指揮的人也要有一個本領,在多聲部的演唱時,有某聲部唱錯音,指揮要聽得到並指出錯處。於是有人問,當指揮的人對音響豈非很挑剔?這又不然,我認識不少指揮朋友,他們大部份都不是音響發燒友,因為他們不會要求「高音清、中音甜、低音勁」,他們只需能清楚聽到每一聲部便夠了。發燒友的耳會聽到音場是否夠深,嘴形會不會太大,高度是否適中,這些都不是音樂人追求的。最麻煩自然是音樂人兼發燒友的,最難應付!我自己是很知足的,雖然知道自己的一套器材不足之處太多了,但亦安於現狀,因為它已達到能使我愉快地欣賞音樂的要求!而且我又有很多機會聽最Hi End的器材,夫復何求?


(大草按:披頭兄太謙虛了,他的組合非常有水準,有極強的音樂感染力,他當然會安於現狀啦!)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