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聲之美


最近聽了兩場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都是以唱為主的,一場是華格納的「指環」第三部曲「齊格菲」;另一場是韓國女高音曹秀美的演唱會。


很多人說我聽音樂「離地」,只聽古典,不聽流行曲。說我「離地」,我不辯解,反正我也不知怎樣才算離地;說我不聽流行曲就真是冤枉,我是聽的,只不過都是「曾經流行」而已。

人聲是最感動人的。流行與古典都有很多歌曲,但唱流行與古典的發聲方法卻很不同。唱流行曲是用最自然的方法,不需刻意去想怎樣呼吸,用那些肌肉去控制,總之就是「我口唱我心」。聽眾其實也不特別注意歌者的唱功,最重要是能引起共鳴,或者帶領潮流。所以當我聽到別人(有時是自己)批評某歌手唱功差勁,歌曲內容不知所謂時,我就會說,老友,睇開啲,你老啦!


流行曲是有時代性的,你不接受,只能認老,這不是你的年代。我聽的流行曲,也是我年青的那個時代,現在聽回,發覺有很多都十分膚淺,歌星唱功也不怎樣好(當然也有很好的!),但始終在那個時代感動過我,引起過我的共鳴,於是雖然現在老了,還是會聽那些曾經的流行曲,這是感情因素。


聽古典有點不同。唱的人要接受訓練,呼吸、(發聲)位置、口型等,全部有要求。但不是每個人都一定學得來,就算學到,唱得好不好,仍有很多學問。所以當聽到好的歌者,欣賞就不那麼受時代限制了。


流行曲勝在聲音自然,感情的表達亦一樣,旋律相對簡單,所以容易使人起共鳴和接受;古典初聽時會覺得聲音和感情都做作,女高音的花腔或突然大音程的變化,一般人不會欣賞,更引為笑柄。但聽慣以後,就會發覺古典旋律有它的美感,而人聲經訓練後,能發出常人所不能做到的能量。注意,能量大並一定表示聲量大。以「齊格菲」為例,一眾華格納歌手的聲量都很大,能穿透管弦樂團的音牆;當然能理解為大能量。但曹秀美呢?她的音量絕對不算大,有時她甚至故意把高音收細,卻仍能把每個音清晰傳送到每個觀眾的耳鼓!這也是另一種大能量的例子。我是衷心佩服他們的,因為他們以不同方式,發揮了人聲的極限!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2019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