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提與芝加哥的逸事數則


剛聽過蘇提與芝加哥交響樂團(CSO)的錄音全集,也寫了聽後感,但意猶未盡,因為有些有趣的事不太適合在聽後感中寫,就在這裡寫一點吧!


蘇提在二戰後在歐洲幾個歌劇院中浮浮沉沉,雖然薄有名氣,亦有點鬱鬱不得志。直到1969年,芝加哥交響樂團聘請他為音樂總監,才讓他得以發展抱負,一躍而成為唱片黃金時期的三大最叫座的指揮之一。


CSO在1953-1963年的舵手是萊納(Fritz Reiner),樂團聲譽甚隆,躋身為美國五大樂團之一;但接萊納位的Jean Martinon卻無甚建樹。蘇提接手的時候,樂團士氣低落;幸好萊納打下的基礎夠好,所以蘇提的首要任務是要提高士氣,恢復樂團的信心。他發覺這隊美國著名的樂團竟然未有離開過美洲,到世界其他地方,特別是歐洲演出;於是他便著手安排歐洲巡迴演出,兩年(1971)後成行,更在維也納與當地的合唱團合作錄了著名的馬勒第八(千人)交響曲。蘇提說他們的巡迴演出是十分歡樂的,除了團員,還有他們的家人,由爺爺到孫兒,贊助者以至擁躉,有如一支軍隊!這次巡迴演出不但使樂團聲名大噪,亦令芝加哥人以樂團為榮。


蘇提盛讚CSO是一流的樂團。他說以往對其他樂團要很多綵排,花很多時間向樂團講述他對作品的理解,重點在什麼地方,造句,形式,節奏等等;但他發覺對CSO無需太多解釋。所以他往往先讓他們從頭到尾演奏一次,才再講他自己的處理方法和要求。因為樂團的高水平,他們什麼都能做到;而且,很多時他只需講一次,樂團在演奏時都能依足指示,沒有一次令他失望。


他以音樂總監的身份指CSO最後一場音樂會是威爾第的 〈奧賽羅〉,並邀請了歌王巴伐諾提擔綱唱男主角。巴伐諾提是第一次唱這角色,事前當然會與指揮溝通一下。蘇提憶述歌王親自駕車到他家裡,並且帶了一個大煲和很多大大小小的袋,原來這些是他煮意大利粉的用具。歌王親自煮意大利粉與他分享,令蘇提回味無窮。那次演出還有一個小插曲。歌王把傷風傳染了蘇提,結果他是發高燒指那場音樂會的!


蘇提不但提高了CSO的士氣,還積極為團員爭取福利。他穿針引線聯絡唱片公司為他們錄音,出唱片,使團員收入大增,福利和退休金也相應提高,難怪他能贏得團員的敬重。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