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識數十載的假想敵(上)


好友相識數十載,大家有一共同嗜好就是音響,音響亦是維繫我們友誼的橋樑,當然閒時也有互訪交流心得,相互切磋,不知不覺間也視對方為假想敵,在音響上相互比較,有時難免有些爭拗,各執一詞,不過這些都是善意,亦是我們音響聲音進步的催化劑。


有日好友傳來訊息邀請我到他家一聚聽音響,不過沒有說明目的,好友相請,當然賞面,不過我知道他一定在音響上有些新動作,而且他應覺得對聲音有幫助,所以來請我家訪,如我也認同有進步,就可在我面前耀武揚威一番,所以我也沒有問他有什麼改動,即管過去憑耳驗證。

家訪當日大家先來個晚飯,談天說地,說過不亦樂乎,原來好友與我先來晚飯是有目的,這是給他時間在放工後,先回家把器材開啟,並播放音樂使器材熱身,可謂準備十足。當我們用膳過後,回到友人家中器材已進入最佳狀態,看到這樣的安排,就知道友人今次下定決心要鬥贏我,要我心服口服!音響已經在不斷播放個多小時,我當然不用多說坐正皇帝位上細聽,他隨手取出Hilary Hahn與朱葉合奏的莫扎特奏鳴曲CD來播放,他知道我喜歡這張CD,而且是常聽,所以這個絕不是隨手,擺明第一張碟就出盡全力,殺我一個措手不及,這刻我當然心知肚明。音樂響起小提琴和鋼琴就在一對喇叭之間明確展現出來,形態清晰,兩件樂器比例合適,一高一低就在眼前,不過坦白說,友人的音響一向也能做到以上水平,不過當我再細聽之下,不只是樂器的清晰,亦能聽到錄音環境的氣場,好像整個錄音場地就在這個空間中重新建構出來,樂聲就在這個氣場中飄逸,另外,從未聽過鋼琴的琴槌聲有這樣強烈的質感,而且聲音充滿安定感,這時我已經心服,當然口未服,而且好友看到我的表情,他的嘴角已經微微展露出得戚的微笑。這時細看他的組合好像沒有什麼改變,不過看到他得戚及滿有自信的表情,我又死不服氣去細問因由,之後他再播一張我們稱為羽毛的天鵝湖CD,今次音場既深且闊,而且達至納米級的細節,這時我也按捺不住,沒有辦法抵受我的好奇心,本想開口問個究竟,好友知我心思,不過他還在故作神秘,再播一張陳潔儀「逼得太緊」CD給我聽,又是我相當熟悉的曲目,音樂響起又是一個從未感受過的聲音,從前人聲總是覺得隔著幾層玻璃,今天所聽這些玻璃好像完全消失,晴空萬里,聽得我心曠神怡。這時我只有無可奈何地開口讚我好友音響的聲音相當有水準,好友即時露出沾沾自喜的神情。到底好友有什麼秘笈?篇幅所限,請看下回分解。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2019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