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量調校


曾經聽過一個資深的發燒友說過,音量調校是一門藝術。我十分認同這個說法,因為音量調校並非單純在擴音機上調校音量那麼簡單,它牽涉到音響器材的設定(訊源輸出電平、擴音機增益等)、聆聽空間的聲音響應(Listening Room Mode)、以及聆聽者本身對真實聲音的認知。


音量大小所帶來的音響效果,相信絕大部份發燒友都知道。每一套器材在一個良好的聆聽環境中理論上都會有一段「甜蜜」音量範圍,在這個範圍內,只要器材夠班,喇叭擺位得宜,你必定聽到音像清晰,嘴形大小適中,定位分明,富層次感和立體感。然而,在此範圍內作微調,可控制音像與皇帝位之間的距離、音場闊度和深度、甚至層次感和立體感的強弱。若果把音量調校到上述的甜蜜範圍之外,則有機會令音場變得平面或欠缺包圍感,嘴形變得太大或太小,甚至連立體感和層次感也欠奉。


可惜,有不少發燒友的聆聽空間限制多多,要不是太細就是太大,間隔容易引起駐波,傢具或掛飾都可能會份外彈聲,令到他們根本不能把音量調得太大,怕會令音像變得模糊、變大或變近,很多時發燒友寧願把聲音調低,令他們在皇帝位上只聽到揚聲器的直接聲,把反射聲減到最少。如果播一首交響曲,感覺就像身處音樂廳較後的位置,離開舞台很遠,聲音雖然有可能仍是真實的,但卻容易失去一些細節,較困難投入音樂之中。我喜歡把音量調到一個令我有如置身音樂廳第六行左右的水平,這個位置剛好可以聽到很多細節,同時又不太埋身,聲音亦非常貼近真實。如果是聽鋼琴,我喜歡把音量調到令鋼琴距離我只有十二三呎,這純屬個人喜好,有人想離遠一點,亦無可厚非。因此,你在現場聽到的音量是可以用來做一個參考,但並沒有絕對性,比如說,多年前我在紐約卡耐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第十行聽Mitsuko Uchida演奏,亦曾經在同一地點最後一行聽Maurizio Pollini,兩次的聽感,包括音量,已經是天淵之別。如果蒙上眼睛,我根本不知道原來我在同一個音樂廳聽演奏,兩個情況都是我的親身體驗,兩個都是真實環境,由此可見,音量調校並不是一門科學,而是一門藝術,真實環境可作參考,但沒有絕對標準。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