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既生瑜,何生亮?—— 解剖隱士音響的“鳳鳴”音響系統


▲鳳鳴展示空間


要不是有自己的大哥“龍吟”壓著自己一頭,2019慕尼黑Hi-End的全場最佳榮譽就應該歸屬於“鳳鳴”。

“既生瑜,何生亮”,或許就是鳳鳴與生俱來的宿命。

那麼,“鳳鳴”到底是怎樣的一套系統?

簡單概括就是:“鳳鳴”是一套五路十單元或者三路十單元的四件套、全勵磁超級號角音響系統。尤其是五路十單元,那是給真正的發燒友“老饕”們用來玩的。


先來看看“鳳鳴”的超低音。

評價一套音箱是否屬於超級系統,首先得看其超低音部份±3dB可以下潛到多少頻率?而失真又是多大?

“鳳鳴”的J20超低音,每聲道有三個獨立箱體的低音炮加腳架組成低音柱,負責120Hz以下頻率。超低音單元是12吋的鈦三文治複合錐盆單元,內置功放、勵磁電源、模擬分頻器等,有相位、增益可調,靈敏度為90dB,每只低音炮重量約為140kg,每聲道重量約為450kg。

相較於2019年的工程樣機,J20超低音單元在這幾年經過了幾次改版,最後採用了更長衝程的橡膠邊設計,在依然擁有更大動態的同時,還實現了更低的失真。核心原因在於隱士音響為低音而專門開發的鈦三文治複合錐盆,重量輕但強度卻超乎想像,即使百公斤體重的人站上去依然不會有任何變形,將“分割失真”、“相位失真”等消滅於無形。

▲2019年德國慕尼黑展品鳳鳴


超大音圈設計。J20是12吋的音盆,相較於其他品牌12吋音盆不超過3吋音圈的設計,J20的音圈達到了6吋,音圈周長高達4倍。

超高磁密度設計。隱士音響的單元都是勵磁,J20超低音也不例外。正是因為勵磁單元的可調可控,J20的磁密度最高可達2.2特斯拉,其他品牌的永磁低音單元的磁密度一般在1特斯拉左右,又是高了一倍多。


4倍周長的音圈、2倍的磁密度,使得J20低音炮的磁通量是其他品牌12吋低音炮磁通量的8倍甚至更多。好處也不言自明:J20低音炮超低頻的控制力大大加強,所謂“舉重若輕”。而即使在100dB聲壓時,失真仍低於0.5%。

▲J20振膜


底座也在原航空鋁的基礎上,升級為碩大無比的碳纖維一體成型的底座,不僅視覺上更加高大,而且更好地抑制了低音炮工作時導致的地面震動,從而避免影響系統中其他電子器材的發揮。底座腳釘除了基礎版的鋁合金腳釘,還可以升級為鍛打銅24K鍍金腳釘。


▲碳纖維底座


相較於“某某音箱”的“某某聲”,隱士音響追求的是“真”——“聲音上沒有任何自己的特色”,而這恰恰就是最大的特色,即鳳鳴以準確還原為宗旨,毫不妥協地追求更低的音染。所以,隱士音響的超低音箱體採用了密閉式而非倒相式結構。倒相式結構是利用亥姆霍茲效應促使倒相管中的空氣諧振,可以更容易地獲得下潛和靈敏度,但代價是諧振的轟鳴聲重,聲音不乾淨,像拉風箱一樣,密閉箱的低頻相較之下更為真實和趨近原聲。

而為了盡可能抑制箱體的震動,J20箱體選用很厚的航空鋁材製作,完全以CNC精密加工而成,並內襯加強筋以及防諧振材料,高質量、高剛性與良好的阻尼特質使箱體諧振達到幾近無法感知的水平。所謂“唯重不破”,正是此理。


隱士音響的J20低音柱±3dB可以下潛到多少?恐怖的18Hz。

低頻下潛的深度確保了超低頻的重播,而低失真的意義更大—— 用戶不再需要在低頻磅礴和中頻圓潤、高頻甜美之間選擇困難。因為高失真的低頻次生的諧波會與中高頻調製,必然毀掉中高頻。

說完了超低頻,我們再來看主箱體上的低頻部份。


2019年的工程機上,我們看到的低頻是兩個12吋的布邊單元低頻,兩個獨立的箱體位於主箱體的上下兩端。

經過這幾年的反復實驗和論證,升級後的“鳳鳴“低音採用兩個10吋的低音單元J40,依然是上下兩個獨立箱體,全對稱結構。鈦三文治複合錐盆、勵磁,J40布邊短衝程,J40只擔負120-500Hz的區域。

依然是超大音圈設計。J40是10吋的音盆,卻有5吋的音圈。相較於其他品牌10吋音盆2吋左右音圈的設計,J40音圈周長超過4倍。依然是超高磁密度設計,J40的磁密度最高也可達2.2特斯拉。兩者使得J40低音的磁通量也是其他品牌10吋低音炮磁通量的8倍甚至更多,高控制力、低失真依然是強項。

另外一個改進就是,“鳳鳴”的低頻也將是主動結構,且已經成熟地應用於“鶴舞”低頻的勵磁電源、功放、模擬分頻系統,將全部導入鳳鳴的低音箱體內。


▲鳳鳴五路十單元系統



看完低頻,當然也得看看中高頻的部份。


主箱體上的中間部份,是有一個中音單元J500、兩個高音單元J2000、兩個超高音單元J8000組成的箱體。


J500靈敏度最高,達到118dB,所以一隻單元穩穩地居中,也成了整個主箱體的中心。J2000、J8000靈敏度稍低,則每聲道分別使用了兩隻,是以J500為中心的對稱架構,三者之間在靈敏度上達到了極好的平衡。


J500中頻單元使用的是一隻4吋鈹膜的超高靈敏度壓縮驅動頭,配碳纖維圓形號角,負責500-2000Hz頻段。J2000高頻單元使用兩隻2吋鈹膜的壓縮驅動頭,配合鋁製面板上CNC而成的號角負責2000-8000Hz頻段。J8000超高頻單元使用兩隻1吋鈹膜的壓縮驅動頭,配合鋁製面板上CNC而成的號角負責8000Hz以上頻段。


所有這些鈹膜,均與隱士音響的“超級龍吟”使用的鈹膜是同一個型號,均為美國Materion®的壓延式鈹膜,也是全球唯一的壓延式鈹膜。同樣的,所有驅動頭都是勵磁設計,磁密度都達到了2.2特斯拉。


除了單元的出色表現,中音、高音、超高音箱體有兩種玩法。


一種是被動分頻架構,因為中音、高音、超高音單元的靈敏度相近,所以分頻器的製作就相對簡單;又由於其超高的靈敏度,所以使用小功率的功放來推,依然綽綽有餘。


還有一種玩法就是中音、高音、超高音主動分頻,經過分頻器後由三對功放來獨立推動每一路。這就與低頻、超低頻組成了主動分頻的五音路結構,考驗玩家對器材和音樂的理解、把控能力,如果玩好了,就完全能夠適應不同空間的要求,也能夠適應玩家自己的喜好,可謂其樂無窮。


主箱體上七個單元,完全是對稱架構,實現了模擬點聲源的發聲,其結果就是整套系統的結像極為準確,閉上眼睛聽人聲時完全意識不到這是一個近兩噸的龐大系統發出來的聲音。而在重播交響樂等大型作品時,“宏大的舞臺場面、層次分明的樂器分佈”都會在您腦海中形成具象的畫面,彷彿置身現場。主動分頻系統適應環境能力強、訊息密度高的優勢十分明顯,能夠把號角和錐盆單元的優點都完美地表現出來。無論是低音的洶湧澎湃、中音的圓潤飽滿、高音的細膩真實,“鳳鳴”可謂駕輕就熟,手到擒來。


所以,2019年慕尼黑展會的“榜眼”並非浪得虛名。若非龍吟,“狀元”當屬鳳鳴。


“既生瑜,何生亮”,“鳳鳴”的感慨想必還是有人懂的。北京一客戶在展會上十分鐘入手超級龍吟的同時,也把慕尼黑展會上的“鳳鳴”工程機給收藏了。


相信看到此處,慧眼獨具的一定不會只有這麼一位伯樂了。


▲鳳鳴五路十單元系統

261 views

Комментарии


​最新文章
市場動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