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泰斗風雲現 TIDAL 超級揚聲器 Akira

文|大草

與來自德國西部許爾特(Hürth)的TIDAL Audio埋身打交道是在2014年年底,當時我和同文Lee388兄在中環U-Acoustic的中環陳列室,為TIDAL主持了兩場Contriva G2的新品發佈會和示範音樂會,經過和TIDAL的老闆兼總設計師Jörn Janczak詳細了解這個品牌的製作方針和Contriva G2的設計特點,與及和這對喇叭作零距離接觸兼聽真它的音效之後,結果是我們兩個節目主持人各自訂購了一對Contriva G2回家享受去……

△Jörn Janczak


真正不惜工本


雖然TIDAL看似是近幾年才在香港和亞洲地區爆紅,但其實是阿央(Jörn的德文發音是「央」)早在20年前(1999年)便已經創立的高級音響品牌,他創業的大方向是不惜工本,以最先進的設計,選擇最佳的物料,以最上乘的製作工藝和不作任何妥協的態度來生產最高質素的音響器材。結果創業作是中型座地揚聲器Piano(今天已經進化至第三代,仍然是熱賣產品),跟着是超大型的座地喇叭Sunray,2002年當資深的電聲設計師Lothar Bräun加盟後,更開始推出帶解碼和唱放功能的前級Preos,與及身歷聲放大器Impulse……由於阿央貫徹他不惜工本做到最好的創業宗旨來生產器材,正所謂有麝自然香,雖然TIDAL的產品並不便宜,但其高質素的製作水準和超卓的重播音效,令到TIDAL這個品牌先後在歐美等地的Hi-End音響市場成功打響名堂,而阿央亦見幹勁沖天,他不但曾經參與多年的美國CES音響展,更是自2009年開始便成為德國慕尼黑音響展的忠實參展商。既然TIDAL的揚聲器以完美製作和靚聲音效而馳名,我這個外國音響展常客當然不會感到陌生,不過由於它們的售價實在昂貴,身形又是神高神大,再加上當時的香港代理頗為低調,按常理應該沒有什麼機會實試的了,所以每一次到訪TIDAL的展房,只會循例替新產品拍幾張照片,聽聽音效有幾好聲,有機會的話便會和非常忙碌的阿央寒喧幾句,雀躍度不高。不過這個情況到了2014年的慕尼黑音響展出現了重大轉機,我在TIDAL的展房裡看見剛剛面世的Contriva G2中型座地揚聲器,製作工藝固然漂亮得令人怦然心動,聲音亦令我有驚艷的感覺,最重要是它的體積適合草廬擺放,售價亦在我的輕鬆負擔範圍之內,再加上吾友威廉譚的大力推薦,結果在2015年農曆年後,一對披着非洲紅木(Bubinga Rosewood)漂亮木皮的Contriva G2便進駐了草廬為我忠誠服務,而我亦完全滿意它的表現。(詳細評論見本刋2015年5月號)



搖旗吶喊

在2015年的慕尼黑音響展,TIDAL展出了嶄新旗艦揚聲器—— 售價高達50萬歐元的La Assoluta,與及售價同樣非常昂貴的全新次旗艦Akira。熟絡了之後的阿央和身為TIDAL用家的我在他的主場展會碰面,表現當然熱情好多!他表示這兩款新喇叭的售價如此高昂,是因為製作成本實在高得超乎想像,它們除了採用30mm的純鑽石高音單元外,更是全球獨家採用127mm的純鑽石中/低音單元,低音單元和無源低頻輻射器也是與Accuton合作生產的專用產品,分音器與聲箱的用料和製作也是無所不用其極,生產的工時極長……而我在展房初步聽到的音效也是靚得驚人,只是接近200萬和500萬港元的身價實在貴得驚人,作為旁觀的發燒友當然只有搖旗吶喊,掌聲鼓勵的份兒。


接受挑戰

如是者過了幾年,我在草廬也和Contriva G2相處得非常愉快。到了去年的慕尼黑音響展,阿央在展房裡神色凝重地把我拉到一旁,首先是詢問我玩了 Contriva G2這麼多年的感覺和心得,我當然是如實回答,跟着他說:「既然Contriva G2在草廬發揮得如此出色,那麼你是否有膽量接受挑戰,把Akira搬回去試試?兩者相比,Akira只是高多140mm,闊多20mm,深多70mm,體積大不了多少,但重量卻多出46kg,因為不論是單元,分音器與聲箱的製作和用料都已經提升至另一個層次,你聽過之後保證不能再回頭。」嘩!聽落真是超級吸引,單是那隻世上獨一無二的5吋鑽石中/ 低音單元已經令我垂涎三丈,而且初步估算草廬應該勉強可以放得下Akira,不過回心一想,Akira除了正面有三隻190mm低音單元之外(Contriva G2有兩隻222mm低音單元),背板還有五隻190mm被動式低頻輻射器,是「五」隻啊!草廬放得下Akira的聲箱,但容納得下它重播低頻的能量嗎?我實在有很大的疑慮。阿央似是看穿我的心思,以很堅定的語氣對我說:「你大可以放心,放得下Contriva G2的聆聽環境肯定會容納得下Akira,因為它的分音器與被動軸射器是經過特別設計和小心調校,你將會聽到潛得更低,更乾淨利落和更實在的低頻,但絕對不會是過量和轟鳴的低頻,但全頻表現卻遠遠在Contriva G2之上,靚聲到你唔信。」他繼續打蛇隨棍上:「我們最近到了一對舖上非常漂亮的金字塔紋桃花心木(Pyramided Mahogany)木皮的Akira聲箱,你OK的話我們便會全面進行打磨和裝嵌工序,幾個月後便會交到你手……」既然阿央拍哂心口Akira絕對入得草廬的廳堂,而我又可以親自在熟悉的家居環境聆聽心儀喇叭品牌的其中一款頂尖傑作,於是我又再一次(其實已經好多次)被誘惑戰勝理智,把好大機會因為一聽中招而會引致儲蓄戶口出現崩盤的顧慮也拋諸腦後,欣然接受阿央的挑戰。(其實最終極考慮是因為自己還有幾年便已屆從心所欲,不踰矩之年,而我又完全認同只有花掉的才是屬於自己的錢,只要花得不牽強,有機會豪它一豪令自己開心那又有何不可?)



與Accuton結緣

既然立定主意要等Akira進門接受考驗,當然要詳細了解這對揚聲器為什麼要賣如此高昂的身價(零售價186萬港元)。就讓我先從單元開始講起:基本上,TIDAL所有採用的單元都是由廠房距離只有20分鐘車程的專業單元生產商Accuton負責製造的,原來TIDAL自2003年便已經開始全面採用Accuton的陶瓷單元,當Accuton在同年宣佈開發出直至今天為止,仍然是世界上最大口徑(30mm)的鑽石高音單元,阿央便率先採用在當時的旗艦Sunray身上,而且一直選用於旗下的貴價揚聲器,Akira當然也不會例外。由於TIDAL一直是Accuton的最大客戶,所以當Accuton向阿央提出開發全球最大口徑鑽石振膜中/低音單元的構思,阿央不但表示大力支持,並且一力承擔,負責支付開發的經費。經過多方面努力不懈的研發和實驗之後,Accuton終於在2014年成功生產出世上第一枚127mm鑽石振膜中/低音單元的試製品,阿央亦基於這個單元的出現而在2015年開發出Akira與La Assoluta兩款超級喇叭,第一批鑽石中/低音單元的成品亦正式安裝在Akira身上。



鑽石振膜的奧秘

Accuton的鑽石高音和鑽石中/低音單元的振膜都是採用製造難度極高的CVD(Chemical Vapor Deposition)化學氣相沉積製程來生產的。簡單的說,在一個特定的密封環境裡放置一份帶有鑽石微粒的基底(Substrate),內裡充滿混有氫和甲烷(methane)的氣體,再利用高電壓和高溫度(800℃)令氣體進入等離子(plasma)狀態,從而分解出內裡的碳份子,繼而慢慢以晶格形態沉積在基底之上,逐漸生成一整片合成鑽石(synthetic diamond)的振膜。這種用CVD製程生產鑽石振膜的設備固然非常昂貴,而且鑽石晶格生長的過程也異常緩慢(每一小時只有0.1至10微米),以TIDAL這隻127mm鑽石中/低音單元為例,Accuton一年只能夠生產40至50隻,每隻的成本價當然也是貴得驚人。由於鑽石是

世上最堅硬的物料(物理上的閃亮度和堅硬度,與及化學結構,


△30mm鑽石振膜高音單元。

合成鑽石與天然鑽石是完全一樣),所以鑽石振膜能夠以完美和不變形的活塞動作來推動空氣發聲,也不會產生任何諧振,而且鑽石也是散熱效率最高的物料,所以連接在振膜上的巨型音圈便可以高速散熱,就算這款單元擁有7mm的衝程,中低頻可以下達至200Hz,但仍然可以保持極低失真和超級穩定的工作狀態。試想想,Akira由200Hz直上100kHz的頻段都是由鑽石單元負責重播,音樂的流暢度,連貫性,低失真和高瞬變特性有幾出色可想而知。


△127mm鑽石振膜中/低音單元。


△190mm BCS低音單元,圖中可以清楚看見聲箱前障板的特厚TIRALIT-Ultra物料。


高度合作成果

Akira除了鑽石中/低單元目前仍是獨家專用之外,30mm鑽石高音單元,三隻190mm長衝程BCS低音單元和五隻190mm長衝程BCS被動輻射器也是TIDAL與Accuton合作設計和生產的專用產品,擁有獨立型號,與Accuton自家供應的單元當然有所分別。BCS是Black Coated Sandwich的縮寫,音盆是由兩塊鋁膜夾着中間一重鋁製3D立體蜂巢層製成,外層再噴上高密度烤漆。低音單元的音圈筒用鈦製造,磁鐵系統乃按照Akira的內容積而度身訂造,單元的支架以實芯鋁合金挖空而成,外圈的固定環用不銹鋼車製,再以人手打磨成閃亮鏡面。這種繁複的製作工序不但可以抑制單元的多餘振動,同時亦可避免單元和聲箱的交接點出現聲波反射。被動輻射器的製作也是同樣認真講究,只是沒有裝上音圈和磁鐵系統等主動發聲設施而已。阿央表示Akira身上總數6隻前低音單元和10隻後被動輻射器,可以令聲箱重播出下潛得極低而又非常乾淨的低頻,既不混濁又不會出現任何氣流噪音,而且能夠均勻地與房間的低頻響應耦合。

△聲箱內的陣距式橫撑。 △只經過初步打磨的特厚鋼琴聚酯漆便是這個模樣。

△190mm BCS被動式輻射器。 △Akira採用的超級重料分音器。


超水準聲箱

Akira的Unopulse分音器也絕對是一大賣點:它採用市面上買得到最頂級的元件製造(其中有部份更是特別訂製),例如Duelund銀/銅膜電容,金屬膜電阻,銀碳電阻,銀空氣芯電感器和超低阻抗低頻電感器等等,整份精心設計分音器的重量為20kg,並且非常穩固地安裝在一個獨立封閉的聲室內,能夠隔除所有物理上和電氣特性上的干擾。


至於漂亮到殺死人的TIDAL聲箱,Contriva G2已經令我讚不絕口,想不到Akira更臻達一個高多幾班的層次!它是採用TIDAL獨有的物料TIRALIT-Ultra製造(Contriva G2是採用TIRADUR),這種物料是由多層複合材料組合而成,包括混合了大理石粉末的特殊聚合物,經過防水處理的MDF和金屬板夾層,再以特殊塑化阻尼黏合劑以高壓黏合而成,實行以軟硬兼施來達至既堅固而又具備高阻尼的特性,兩邊側板、頂板和底板各厚42mm,前障板和背板更厚達80mm,聲箱內部設有多個聲室,也加了多個橫撑來加固,整個聲箱真正造到固若金湯!至於超人多等的鋼琴漆打磨工序也是誇張得叫人咋舌。

首先,阿央為了完美地製作真正鋼琴漆水準的聲箱,特別在德國東部的萊比錫(Leipzig)建設了一間專門生產TIDAL喇叭聲箱的廠房,買齊一切所需的機器,並且付出雙倍工資,從多間專門生產名牌鋼琴的工廠挖得多位資深技師過檔,專門負責製作箱體


△▽由於草廬擺放喇叭的位置鋪了地毡,所以腳釘轉用了用實心不銹鋼車製的錐形腳釘(右圖)。



鋼琴漆終飾的上漆和打磨工序。就以Akira為例,箱體需要經過三道上漆、風乾和打磨的工序,而每一道上漆都需要掃上16層重量高達42kg的真正鋼琴聚酯漆(polyester piano lacquer),經過一個月風乾之後再由技師仔細打磨,跟着又再重複兩次如此繁複的工序直至完成最後鏡面打磨為止。換句話說整個鋼琴漆終飾工序需要耗時半年,並且花費掉126kg的鋼琴聚酯漆,最終保留在木皮外層的鋼琴漆仍然厚達4mm(應該是市場上眾多鋼琴木喇叭之最),重量仍達30kg!所以Akira的鋼琴木終飾不但平滑如鏡,光可鑑人,而是真的可以像鏡子般反影事物,而且絲毫不會變形,技師打磨工藝之高超可想而知!阿央落重本為Akira打上如此厚身的鋼琴漆,倒不只是純粹為了令它靚爆鏡,而是用超厚的鋼琴漆密封着聲箱不但可以進一步減低箱體諧振,而且可以保護聲箱的漂亮木皮免受外界的環境污染,溫差變化和濕度的影響而變色變形,絕對不是無的放矢。


一絲不茍的製作

至於Akira的腳座不論是設計還是製作也同樣是一絲不苟。這套腳座是包括直接鎖緊在聲箱底部的厚身


△Akira除了接線柱是用純銀車製之外,還特別設有地線接駁端子,喇叭這一端接通了所有單元的金屬支架。


鋁合金底板,底板四個角裝上四支由實心不銹鋼塊用CNC車製出來,每支重達8kg並且以人手打磨至閃亮鏡面的橫柱,並會各自裝上一枚不銹鋼平底組合腳墊,整份腳座共重40kg,已經比市面上很多中型座地喇叭更重!

安裝鑽石高音單元和鑽石中/低音單元的鏡面不銹鋼板同樣是用CNC車製而成,厚25mm,重20kg。阿央很自豪地表示聲箱開孔的邊位和安裝單元(包括這塊不銹鋼板)的夾合位非常準確,連頭髮絲也容納不下,這樣才是Hi-End廠家應有的工作態度和標準。由於阿央在每一個環節都是落足重料,所以整隻Akira的重量累積起來亦高達158kg!


開心魔咒


紙上談兵Akira絕對攞滿分,落場表現當然是耳聽為實。由於我需要聆聽盡快進入狀態的Akira,所以特別要求阿央在廠房為我全力煲煉超過500小時後才空運來草廬。雖然兩隻各重182kg的飛機箱為草廬來說實在是龐然大物,幸好在多位寫手兄弟的通力合作之下,把一對Akira從飛機箱卸下來,裝好腳座和擺好位置,並不是太大的難度。當Akira的真身在我們的眼前亮相,所有人都對披在它身上的金字塔紋桃花心木木皮的漂亮外觀齊聲喝采,因為實在是靚得超乎想像,鋼琴漆面的打磨工藝和單元裝嵌的精準程度簡直是無懈可擊!不過為我來說,這些精彩的外在美只屬於錦上添花,最、最、最

△非常精準的單元與聲箱開孔的接合位。

重要的重點是Akira在草廬的實際表現究竟可以去到一個怎麼樣的境界?草廬容納得下那些低頻的能量嗎?到我執筆寫這篇封面專題之時,Akira已經在草廬開聲超過九個月,不言而喻,我又再一次中了「欲食海上鮮,莫惜腰間錢」的開心魔咒。實在要佩服阿央的料事如神,因為只是除了在Akira適應水土的個多月期間,聲音的表現仍然有點煲煉期慣常出現的起伏不定之外,它完全顯露出草廬前所未聞超級揚聲器的風範,我只需要把Akira放在Contriva G2之前的位置再稍作微調,便能夠把新喇叭完全耦合在整個草廬的聆聽環境,一如阿央所言,一對Akira的6隻190mm BCS低音單元和10隻190mm BCS被動輻射器,不但沒有令草廬有低頻能量過份膨

△每支重達8kg的不銹鋼腳座橫柱,極具份量。

脹的過量感覺,相反,低頻潛得更深,更有線條,更有質感和更乾淨,而且從200週打上的全頻,聲音的順暢度和連貫性好到不得了,每一種不同的樂器重播出來都是那麼像真,樂器的線條,質感,泛音和演奏的細節都令你聽得仔細而又從容自然,人聲的通透度,唱腔的陰陽變化,咬字和運氣的清晰度與及感情的抒發,都令我好像有一種全新的聽感,聽古典音樂的大場面或者是流行音樂的辛辣踢鼓,因為低頻和超低頻出得質與量俱佳,那種萬馬奔騰式的澎湃感,密不透風,扣人心弦的懾人氣勢與及拳拳到肉,叫人心跳加速的衝擊感同樣令我聽到拍爛手掌。

△安裝在聲箱底部的厚身鋁合金底板。


物有所值

基本上,錄音質素強差人意的音樂軟件經過Akira重播出來,效果仍然不會怎麼吸引,不過只要是用心製作的高水準錄音,重播出來的音效總會令我找到很多以前不知何故竟會忽略了的亮點,令我聽Hi-Fi的樂趣大幅提升,真的很「爽」!就像我聽返Pink Martini「Sympathique」20週年紀念版CD,這隊多才多藝的美國音樂組合不但橫跨古典,流行,爵士,拉丁等多個音樂界別,歌手更能演唱15國語言,旗下的樂手也能演奏多種不同的樂器:鋼琴,豎琴,小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小號,伸縮號,色士風,特別是敲擊樂,種類之多令你耳不暇聽,簡直就是一隊小型的管弦樂團,更重要是他們的錄音有極高水準。當〈Amado Mio〉的豎琴引子拉開歌曲的序幕,女主音China Forbes以清晰嘹亮而又充滿氣量的嗓子唱出Amado Mio,精彩紛陳的敲擊樂,大牛筋,

結他和鋼琴奏出我非常熟悉的輕快調子,草廬立時幻化成氣氛輕鬆熱鬧的音樂廳,每一件樂器都重播得那麼逼真和清晰,China唱得那麼意態撩人,大牛筋的彈跳力令豐滿的堂音加添魅力,我的雙腿不由自主地跟隨旋律和節拍擺動,哈哈!聽音樂的過癮境界莫過於此!(為免在此有王婆賣瓜之嫌,Akira的聽感我留待同文梁錦暉兄繼續交代。)

這大半年來,我每逢假日在家都是不停找回一些我頗為鍾愛但已有一段時間沒有再聽的音樂軟件來重溫,一如所料,每一次都對這些熟悉的音樂再有新的體會。到了今天,我不再覺得Akira太過昂貴,因為它為我帶來聆聽音樂與音響更上層樓的新樂趣,錢是付出不少,不過我完全認為是物有所值。忽然想起,究竟是我的Audio Note器材令到Akira盡顯魅力,還是Akira能夠完全反映Audio Note的極品器材實力呢?


Akira規格

■頻率響應:25Hz – 100kHz ■靈敏度:88dB ■阻抗:4Ω ■體積:1400高x 290濶x 550深(mm) ■重量:158kg ■零售價:HK$1,860,000

(珍貴真木皮版本)


將草廬音效提升到一個新境界

TIDAL

Akira揚聲器


文|梁錦暉



還記得第一次到訪草廬,已經是十年前了,在那裡聽的第一首歌是羅文「情繫佛羅內斯」的《舊夢不須記》,當時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因為我聽的不是一般的系統,而是大草兄累積幾十年的玩HiFi經驗用心打造出來的超級音響系統,它不單能夠製造出一個宏大的音場及線條極之清晰幼細的立體音像,還讓我彷如坐時光機回到錄音場地聽羅文的現場演繹,從那天開始,我心目中對何謂高級音響訂立了一個新標準。過去十年間大草兄對追求原音的那股熱情從來沒有退減,時刻發掘不同的途徑去更加接近音樂,他對器材的配搭十分嚴謹,每次升級都經過心思熟慮才拍板去馬,尤其是喇叭,因為喇叭要經過很長時間的煲煉才見真章,所以今次見到大草兄用了Tidal Contriva G2才四年便換上同廠的Akira,的確有點意外,還有,在視覺上,容納一對像Akira那麼大型的座地喇叭在一個相對小的聆聽環境,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從Akira剛入門到現在幾個月,我見證著這對喇叭Run-in的過程,開始的時候其實它已經遠遠拋離Contriva G2,營造出來的音場更深更闊,中頻和低頻的密度提升得十分明顯,音像的線條幼細度和清晰度亦有意想不到的提升,如今經過幾個月的煲煉,Akira把這個距離拉得很遠很遠,我不但完全沒有覺得草廬容不下它們,反而我認為大草兄今次做了一個很對的決定,Akira十分適合這個聆聽空間,每聲道3個前置低音單元加上5個後置被動輻射器,驟眼看還以為房間承受不了,但實際上產生的低音卻是既有下潛力、量感及質感,而且是很平均地充滿著房間,同時又沒有造成駐波,神奇吧!

執筆前,大草兄讓我再一次到訪草廬,以一個專業寫手的身份聆聽他的系統,跟以往不同,他提醒我帶上自己的試音碟,這是十分難得,因為他一向在我們到訪之前已經準備了很多張CD及黑膠唱片,作分享及示範,但不是每一張的音樂都合乎我口味;還有,今次就只有我一個人到訪,整個過程我都是坐在皇帝位上,大草兄就不斷為我打碟,可想而知我有多榮幸!



第一張試音碟是Carol Kidd「All My Tomorrows」(1985年頭版AKCD-005),Kidd姐唱“When I dream”時的嘴型和結他聲音是焦點,草哥擺喇叭的功力我從來沒有懷疑過,Tidal的聚焦能力我也不用多說,但今次煲熟到八九成的Akira給我一種超級直接的感覺,Kidd姐的嗓音添上一份天然的氣息,她唱得特別有感情,器材的提升真得讓我對歌手想表達的意念和情感體會更深刻,襯托著女聲的結他,每一下撥弦都是清晰得很,泛音亦格外豐富,明明每一次試機我都拿來聽的工具碟已經聽得滾瓜爛熟,為何今次又好像聽到一些陌生的細節呢?




Tidal的高音和中音單元都是用真鑽石來製造振膜,好處我相信在大草兄的文章已經交代清楚,但在聽Akira之前我確實有一點擔心,中音單元的振膜也用上那麼堅硬的物質,聲音會否太搶耳呢?播完Vilde Frang最近一張我很喜歡的小提琴專輯(Warner Classics 0190295419363)後,我肯定的告訴你,Akira的小提琴聲音是十分真實,不過不是平時你在音樂廳裡聽到的小提琴,而是好像我平時練習小提琴時,把小提琴放在肩上,耳朵很接近琴腔,琴腔木味、弦線的松香味,撥弦時指尖的擦弦聲都聽得很清楚,這大概是鑽石單元的功勞吧!

我喜歡用合唱團錄音來試機,尤其是在認真模式時,所以今次在草廬試音,我帶上「瑤山夜歌」這張面世已經十年的合唱團專輯,此錄音(瑞鳴音樂RMCD-G019)是在中國國家大劇院收錄的,錄音質素非常好,宏大的空間感和豐富的堂音及迴響,襯托著優美的鋼琴伴奏和主角合唱團,Akira呈現的是一種難以形容的現場感,這種現場感讓你細味著一班小朋友如天使般的歌聲,讓你投入中國童謠世界那種清新樸素的氣息中。雖然很多人說鑽石單元聲音較普通單元硬朗,但我從合唱團的聲音卻是平順悅耳,即使是在全體合唱時共鳴也不會吵耳,反而震撼得讓我雞皮疙瘩!


為了測試Akira播放大型管弦樂的能耐,我特意挑選了一首來自一張RCA Living Stereo天碟「女巫」的聖桑「骷髏之舞」(Decca 442-9985 Eloquence版),錄音師是大名鼎鼎的Kenneth Wilkinson,錄音場地是出名靚聲的Kingsway Hall,加上1959年真空管模擬錄音,你可以領略到唱片黃金時代的錄音技術已經達到一個什麼境界。我選此片是因為它能够示範樂器定位、音場闊度和深度、動態和低頻表現。我先用較低的音量去播「骷髏之舞」,雖然音量處於低水平,我發現Akira的低頻聲音潜得很深,沒有因為音量低而失去樂器聲音的細節,而且速度還是很快,跟較高頻的聲音十分一致,讓樂團整體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爽勁,但卻沒有薄聲的感覺,Tidal喇叭音色平衡的優點,Akira表現得淋漓盡致。當我把音量調高到正常水平,再次播放同一首樂曲,小提琴獨奏的聲音並沒有因此而變大,線條依然細緻動人,播放到整個樂團大合奏時,Akira便展現出驚人的爆炸力和大動態,坐在皇帝位的我差點嚇了一跳,樂團的聲音除了力拔山河般的强大外,即使在大音壓的情況下,聲部之間的定位、層次感和立體感依然不變,整個樂團仍然是井井有條,處變不驚。Tidal喇叭播古典樂曲,以前在很多不同場合我也曾經細聽過,從來沒有失望,今次Akira的表現,更讓我刮目相看。


當晚除了聽CD外,大草兄還讓我挑選了多張古典黑膠唱片感受一下Akira的威力,我覺得草廬系統這10年來最好聲就在此刻,而我能夠整個晚上獨佔皇帝位欣賞音樂,實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Featured Posts
Category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whatsapp ( Hong Kong )+852 90624770

© 2021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