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世紀格雷以革命性設計開拓數碼新天地

世紀格雷以革命性設計開拓數碼新天地

文|鍾啟源


未知你是否聽過cen.grand這個品牌?如果你對此感覺陌生,現在正是加深對他們認識的

理想時刻,只因為2011年在深圳成立而中文名稱為世紀格雷的cen.grand,即將推出一部並非應用主流USB異步傳輸方案的音樂播放器GLS1.0。


突破傳統的這部型號為GLS1.0的設計,據稱能夠保留輸出數據的100%完整性,代表cen.grand這部Music Server能夠準確傳送與原數據一致的音頻,達到數碼播放的最佳狀態,若與他們經升級處理的現存DSDAC1.0解碼器一併使用,能保証音頻輸出數據直接使用飛秒時鐘,而透過cen.grand自行研發的POW協議(Parting of the Ways data transmission protocol)系統,更能夠讓時鐘和音樂訊號數據分開傳輸,藉此解決主流USB傳輸丟失數據的問題,實現POW協議下的無損傳輸的理想,因此這種同時運用光纖和同軸的雙線高速同步傳輸方式,將有可能改寫現已成為主流的USB傳輸標準!


革命性的光纖+同軸雙線傳輸方式

眾所周知,在標準的USB音頻規範下,非同步傳輸方案最受注目,因為時鐘訊號不受傳輸速率變化影響,因此理論上Jitter便只有晶振本身的誤差,加上標準USB音頻規範直接支援Window系統內的集成驅動,廠方不必自行開發驅動程式便可以有效運作,也就是因為這些原因,大部份音樂播放器,無論平貴,都會應用這種數據傳輸方式,不過由於cen.grand認為USB異步音頻傳輸存在數據容易丟失的先天性缺陷,因此他們嘗試打破既定標準,改向自行發展的光纖加同軸雙線高速同步數據傳輸方向進發,所應用數據和時鐘分離的傳輸協議,還能夠有效支持DSD和PCM多聲道數據輸出,據稱由於屬於同步輸出關係,能夠有效避免數據流失的可能,實現音樂文件數據的完整輸出,確保音質不會因此而受損。


應用自行開發的時鐘分離傳輸協議

已進入研發最後階段的cen.grand GLS1.0其實已分別在廣州東方賓館和北京音響展上展出,雖然示範的並非使用光纖加同軸模組的原型機,但初步透過SPDIF加同軸的嘗試,便足已顯示數據與時鐘分開傳輸的優勢,而這部GLS1.0的基本架構其實更可以理解為一台受世紀格雷音頻架構控制的電腦,設計上摒棄了主流的USB異步數據輸出模式,而昂然改用中國發明獨有高速接口同步數據輸出方式的產品,雖然其核心結構與目前大部份使用USB異步傳輸數據的國外生產當紅音樂播放器相類同樣建基於X86中央處理指令集系統,但不同之處在世紀格雷特為GLS1.0建立了一套通過PCIE高速口與電腦CPU直接連接的系統,讓CPU的音頻數據直接傳輸給GLS1.0的FPGA數據處理模組,因而有助解決數據流的中斷問題,是確保數據精準而音效出眾的關鍵!



對數碼科技持續探索和改良

世紀格雷早在2019年便已經推出集多種先進數碼技術於一身的解碼系統DSDAC1.0,且不斷優化和改良以應時代轉變的需求,而以X86為核心的GLS1.0音樂播放器則屬於訊源處理系統,兩者互相配合,能夠發揮雙劍合璧的相輔相成作用,當中推動世紀格雷不斷在數碼科技上尋求突破而全力以赴的核心人物,正是創辦人和總設計師鄧劍輝,策勵自己與時並進,始於他自幼對電子和音樂產生濃厚興趣,因此早在初中時便跟隨藝術學院老師學習單簧管,由於懂得多種樂器演奏,大學時他還擔任學生會文藝部長,並組織樂隊完成多次文藝演出,完成學業後,他開始根據自己興趣和知識建立事業,銳意創新和靈活頭腦,驅使他早在創辦世紀格雷時便已經規劃好未來發展方向,並以循序漸進方式逐步實現他的目標和理想,因此,世紀格雷在2011年便已經提出獨立音頻雙時鐘概念,並率先應用到5i-A播放器上,這是國內首款具有先進時鐘架構的數碼播放器,後續他們再加推功能更多而技術特別先進的不同版本9i-AD而備受注目,2019年面世的DSDAC1.0,更因為應用了多項獨特的音頻處理技術,成為他們另一階段的重大突破,而挾雙線傳輸協議而來的GLS1.0,則令到世紀格雷整個數碼傳輸方案得以完滿落實,成就斐然!



總設計師鄧劍輝的個人檔案:

鄧劍輝是世紀格雷研發團隊的核心人物,是奠定品牌整個技術框架和未來發展方向的領導人,屬於八十年代大學生的他在完成學業後,首先於1994年創建柳州開元電子廠,開始設計生產音響產品,首款產品是純A類放大器,後再相繼推出其他功能更多的電子產品,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感到自滿,踏進本世紀後他更開始追求更多技術突破,洞察先機的他認為要在電子行業中取得更大成就和發展,必須運用更大的平台推動,因此他在2011年創立世紀格雷,改以數碼系統作為設計核心,務求藉此踏上另一新里程,適逢DSD在2014年再度成為熱門話題,發燒友開始追求藉原生DSD音訊為他們帶來更趨高度傳真的音效享受,而當時DSD的解碼技術卻全面掌握在美國和加拿大等兩三個以數碼技術見稱的品牌手中,其他品牌都需要向他們尋求相關解碼技術的支援,世紀格雷亦沒有例外,曾向這些廠家尋求協助,但由於世紀格雷並非純粹要求DSD升頻解碼模組而希望取得核心技術,因此相關要求被婉拒,激發起他自行對這項技術進行研究的決心。全力以赴下,世紀格雷不惜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和時間,自組團隊從DSD基本原理著手鑽研當中奧秘,集科研人員和數據運算專家持久不斷的共同協力下,前後足足花費5年時間,世紀格雷終於在鄧劍輝鍥而不捨的努力下,研發出自家的DSD數模轉換方案,並在2019年成功推出集多種獨有技術的DSDAC1.0解碼系統,DSDAC1.0厲害處除了具備自家研發的1bit升頻DSD系統外,更內置同步直接時鐘和時鐘阻斷技術在其中,是一部標準的1bit架構的解碼和升頻系統,加上即將推出擁有獨創技術的GLS1.0,代表世紀格雷由訊源到解碼系統終於在2023年得到完美無瑕的系統整合,是鄧劍輝和他們的工作團隊共同努力下的成果!



※ 本文輯錄自【音響技術】2023年7月號第502期 ※

●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翻印、網上轉載及節錄 ●



94 views

Comments


​最新文章
市場動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