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ral Evo 聲、色、藝俱全極品揚聲器Zellaton的另類選擇


文|大草


如果各位讀者是每一年香港高級視聽展常客的話,相信會對「聲望音響」展房內近年來都會露面—— 來自德國極品揚聲器品牌Zellaton的產品留下深刻印象。

在我心目中,Zellaton喇叭擁有獨家專利設計的「Podszus-Zellaton」揚聲器單元,比鋼琴更精緻漂亮的聲箱造工,與及無比從容細緻和非常像真的超卓音效,毫無疑問,應該很容易便會把對器材有高要求的發燒友俘虜過來,不過要擁有Zellaton喇叭倒有一個大難題—— 它們的售價非常昂貴,入門級書架喇叭Legacy的售價已經要25萬,2017年展出Reference MKII售價148萬,2018年展出的旗艦Statement更是跳升至350萬,就算家居環境容納得下(Statement每隻重300kg),也要捨得付出高昂代價才能成為用家。

貴得有道理

其實Zellaton的產品叫價如此進取並非獅子大開口;以Emil Podszus博士在1935年成功開發,採用硬化發泡物料作夾層的三文治式音盆作藍本,並且由孫兒Manuel Podszus接棒全力繼續發揚光大,製作出極輕而又不變形音盆的專利Podszus-Zellaton中/低音和低音單元,與及由Manuel耗費大量資源和時間,親自創製出同樣以硬化發泡物料作為夾層,並以薄如蟬翼的鋁箔(只厚0.006mm)覆蓋的三文治結構振膜(只重0.16克)高音單元,它以純鐵製成的磁驅馬達能量高達20,000高斯(Gauss),由於製作這些硬化發泡物料三文治夾層振膜/音盆單元的工序極其精密繁複,所以全部Podszus-Zellaton單元(你沒有睇錯,是每一隻單元)只能夠由Manuel親自製造和微調配對,再加上分音器的用料和聲箱的結構都完全是不惜工本的超重量級製作,令到每一款Zellaton頂級Classic系列揚聲器的售價都高企不下。能夠讓更多發燒友享受到自家精心開發的成果,相信是每一位音響設計師的心願,Zellaton的總裁Michael Schwab和他的拍檔兼總設計師Manuel Podszus當然深明此理,結果Manuel和他的設計團隊花了五年時間,成功開發出一種音效非常接近Podszus-Zellaton單元,但製作成本卻便宜一大截的Zellaton Evo中/低音和低音單元,並且以此為中心設計出嶄新的Plural Evo揚聲器。


全新Evo單元

Manuel在電腦輔助設計(CAD)的協助下,以仿生學的結構優化開發全新的硬化發泡物料夾層,三文治音盆的頂層為0.3mm厚的聚丙烯(polypropylene)薄膜,上面壓有類似泳手鯊魚戰衣的壓紋以減少空氣阻力和消除音盆的諧振,底層為特製的紙纖維。這個全新的Zellaton Evo三文治音盆同樣具有超輕量,高硬度和高內部阻尼的特性,能夠重現近乎完美的活塞動作和防止盆分裂,令到這些嶄新的Evo中/低音和低音單元擁有非常優秀的重播能力,中/低音單元更能夠涵蓋150Hz至7000Hz這個寬濶的音樂頻譜,對於重現音樂的真實感和活生感至為重要。為了確保這款7吋Evo中/低音單元和11吋低音單元的重播質素能夠保持劃一的最高水準,每一隻單元都同樣會由Manuel親自負責最後調校和配對工序(看來Manuel真的是非常忙碌)。至於高音單元方面,由於硬化發泡物料夾層三文治單元的製作成本過於昂貴,所以Manuel特別設計了一款30mm的軟膜半球形高音單元,並且委托北歐著名單元廠代工生產部件,並且在Zellaton廠房自行裝嵌,安裝高音的面板也有特別設計以控制擴散角度和防止音波繞射。

全無妥協的製作

Plural Evo分音器同樣可以用不惜工本來形容,它的三路分頻設計並不複雜,不過元件清一色採用昂貴精品級Duelund Coherent Audio的產品,包括copper CAST, VSF與 WAX / PIO,並且以人手搭棚焊接。

至於聲箱方面,雖然說Zellaton在設計Plural Evo的時候是以成本效益來作考量,不過實際上,我認為很多其他品牌叫價更高的揚聲器製作質素都被它比下去。形狀上窄下濶而且兩邊側板各有三個平面的聲箱正面看上去並非龐然大物,沒有什麼壓迫感,不過1270高 x 340濶 x 540深(mm)的體型其實甚有睇頭,再想深一層,前障板裝有兩隻11吋低音單元份量自然輕不到那裡去。聲箱採用由多重MDF,防彈木和軟木夾層組合而成的夾板,最厚為50mm,關鍵位置更會夾上金屬板,聲箱內更設有橫撑加固,並且舖上用特殊物料製造的阻尼層,聲箱扎實無倫,重量亦高達95kg。中/低音單元位處獨立聲室,箱背設有開放式氣孔以避免出現任何壓縮效果,新設計的扁平低音反射孔設於聲箱底部而向內側透氣,廠方聲稱這個設計可以把聲箱擺放較為接近側牆而不會影響低頻音效。聲箱底部鑲有20mm厚的實芯不銹鋼底板,並且裝有四隻大型可調高低的不銹鋼喇叭腳,這款腳的特別之處是採用不銹鋼珠接觸地面,並且內藏黃銅部件以消除單一金屬諧振,能夠有效把聲箱的震動導走而不會反饋回到聲箱。這些不銹鋼部件全部用人手拋光至鏡面的零瑕疵光滑程度(負責打磨的加工廠也是替勞斯萊斯汽車部件加工)。接線柱是Mundorf大型純銅鍍銀的頂級產品。至於聲箱的鋼琴漆終飾,也是經過多重鋼琴漆聚酯上漆,風乾和打磨的工序而成,廠方聲稱比鋼琴更漂亮和更歷久常新,我認為單是那個沒有絲毫變形的鏡面倒影和沒有半點花痕的打磨工藝,便足以叫任何有品味的發燒友都愛不釋手。


音效超卓

在本刋試音室和Plural Evo配搭的器材包括CH Precision D1.1、C1.1、X1和T1四分體SACD/CD重播系統,前級為Dan D’Agostino的Momentum HD和YS Sound的83W-130M,後級為Audia Flight的Strumento n°8,音響接線全部均為Nordost的旗艦系列Odin2。Plural Evo雖然身軀頗為健碩,不過為它擺位並沒有太大的難度,特別是經過半個月的文武火煲煉之後(用音樂訊號和煲機專用CD),整對Plural Evo已經做到完全甩箱的效果。雖然Zellaton開發Evo系列單元,是為了減低製作成本而可以生產出售較為親民的揚聲器,但是經過接近一個月的朝夕相對,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Plual Evo仍然是一對音效超卓的靚喇叭。播放「The Wonderful Sounds of Female Vocals」,Dusty Springfield演繹那首發燒友最愛的〈The Look Of Love〉,當她那把懶慵而又風情萬種的嗓音唱出The Look of Love,跟着清脆的刮瓜刮起Bossa Nova的輕快節奏,這首1967年面世的天碟級錄音重現得極有味道,Dusty人聲的從容真摯與只此一家的唱腔,鋼琴和大牛筋的輕描淡寫而又清晰實在的彈奏,色士風的濃郁味道和小號的光輝吹奏,都是播得那麼真和那麼吸引。Joan Baez演繹Dire Straits的名曲〈Brothers in Arms〉,她那把招牌式清晰而又充滿控訴力的唱腔,令到這首反戰意味濃厚的歌曲更有聽頭,她演唱時那種轉腔換氣和唇齒發音的各種細節栩栩如生,配合Hammond電子風琴營造出那種風雲變色的鬱悶感覺,令人聽得心情沉重。這兩首靚歌Plural Evo播得非常出色!




點到你唔服

重播「2012原音精選」,〈Aida:Grand March〉號角吹奏起凱旋進行曲的序幕,金碧輝煌,火熱燦爛的銅管樂與及鑼鼓喧天的敲擊樂播得極有質感,樂器的線條刻劃得非常細緻,堂音異常豐滿,低頻出得有質有量而且非常從容,那兩隻11吋低音單元果然並非凡品,整個試音室滿載音樂訊號的能量,場面恢宏浩大,氣勢磅礡而沒有絲毫紊亂,效果近乎無懈可擊!再以「見龍卸甲」的〈鳳鳴山之戰〉考驗一下Plural Evo重播低頻的能耐。我刻意扭大一點音量來播,嘩!琵琶的沖擊之聲在半空拔地而起,那種速度和絃線迸發出肅殺之聲着實令我刮目相看,到大鼓擊出行軍的穩定節奏,那種力度和狠勁同樣叫人心手冒汗,配合起琵琶彈出兩軍交戰之聲確實令人讚嘆音樂的奧妙,只是琵琶和鼓便足以把戰場的慘烈場景繪形繪聲地清晰交代,Plural Evo更是有能力為你足本演繹,點到你唔服!


結語

或許Zellaton的Classic系列喇叭在市場上給人的印象是有點低調,不過Plural Evo的面世肯定會令你眼界和耳界大開,因為不論是設計,造工或者音效,它都顯露出High-End喇叭應有的皇者風範,雖然42萬的售價絕對不算便宜,不過我希望大家找個機會去親身體驗一下,因為真正具有這個級數的產品在市場上實在並不多見。


Plural Evo規格

■頻應:23Hz – 34kHz■靈敏度:92dB /W/m■阻抗:4Ω■體積:1270高 X 340濶X 540深(mm)■重量:95kg■零售價:HK$420,000

■總代理:聲望音響.2130 1928


音響技術 NO.466 7.2020

Featured Posts
Category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whatsapp ( Hong Kong )+852 90624770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