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張崇基.張崇德:細說「最後」的「基會難德」




文|Manfred Wong


很多人會說,堅持就代表成功了一半,這當然包含了鼓勵和安慰的含義;勉勵當事人面對著種種挑戰下,不屈不撓;也安慰失意的不要氣餒。這在樂壇發展上很有用,更加強了音樂人終生投入音樂工作,視為一生的享受。

這一次再訪問上張崇基·張崇德兩兄弟,動機是他們即將在12月31日,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兩場「2021最後的基會難德演唱會」,最初還以為這個演唱會的名字,只是帶點噱頭吸引目光,到訪問時才知道並非如此,而是真真正正他們的「最後」,但兩人都強調可能也是一個新的開始。


【「堅持」演出第十回】

熟悉Andrew和Peter兩兄弟,知道他們絕不會開這樣大的玩笑,加上兩兄弟感情一直不變,為何會有這個想法?特別走上張崇德位於荃灣沙咀道的「MMP音樂人教室」訪問他們倆,一於問過究竟。

儘管很多人暱稱他們「孖仔」,已成為了美麗的誤會,原因是兩兄弟合作得和諧完美,才會被人覺得像孿生兄弟。事實上,兩兄弟性格各有不同,就算舞台上也給人不一樣的演繹方式,卻能夠將「二重唱」的表演技巧,完美地展示出來。

我急不及待問了第一個問題:「演唱會名字真令人擔心,真的是最後一次嗎?是否鬧著玩,還是有點賭氣的說話?」

張崇德首先回答:「不敢肯定是否真真正正的最後,始終未來是沒人能夠決定的;但相信在不久將來,也很少機會兩人一起在舞台上演出,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哥哥已移民到加拿大發展,各有自己的生活空間和想法。雖然,要籌備一個演唱會,只要互相聯絡好便可成事,但總感覺到大家入行已接近30年,由1993年參加「新秀歌唱大賽」開始,到我們採用「二重唱」方式表演,之後嘗試過在音樂上不同崗位發展。回看近30年,原來整個樂壇仍只有我們一個「二重唱」組合,很多人都不明白我們為什麼仍堅持這演唱方式,甚至不知道什麼是「二重唱」;再者已舉行了九次的演唱會,每次由策劃到製作都是一手包辦,說真的,真的累了,所以才有這個想法。」從他的回答,雖然有點無奈,但他沒有半點埋怨的感覺。


【到加拿大生活】

這時候,旁邊的張崇基回答說:「我們早已是加拿大居民,因最近配合兒子的學業,所以決定在今年年初舉家到當地。過去幾個月,我加入了當地華人「新時代電台」,每星期主持一個半教授音樂節目,開始教唱歌的工作。在這期間聯絡上不少從香港移民當地的音樂人,大部份都在當地作音樂發展。事實上,加拿大的華人社區對中文歌曲的熱衷程度很高,所以我在當地教授學生的工作很快也穩定下來。」他停了一停,望望四周繼續說:「加上兩年的疫情,要回香港要預先做好準備,我得承認香港的抗疫做得非常成功,所以這次回港是一個好機會。正如早幾年在訪問中也提及到,每次演唱會完畢後,細佬必嚷著籌備下一次演出,但基於上面幾個原因,這第十次演唱會,製作上也起了變化;我們始終享受舞臺上的演出,但也嘗試作一些轉變,所以我在九月初回港,隔離了三星期後開始投入宣傳和商討演唱會籌備。月中,太太和兒子也回到香港,正在隔離中,這次回來就是看我們兩人的表演。」坦白說,筆者也為那些移民外地的香港人,年復年的奔波頻撲,感到辛苦。

筆者在兩年前曾經上到張崇基位於天后的音樂教室,訪問他推出首張個人專輯「我的八十年代廣東歌」的獨立想法,這是兩兄弟首次分道揚鑣推出流行唱片,當時我像嗅到他們往後會有更多個人的嘗試。

當我跟Andrew重溫當日訪問,還有在他學院擺設的電影角色模型,這時Peter說:「的而且確,由取得「新秀歌唱比賽」冠軍後加入過「華星唱片」,也到台灣發展;計一計,我們兩人推出超過十二張專輯,一直給人感覺我們是很牢固的二人組合,但我們各有自己的教學,也有自己的音樂製作室。你說得好,哥哥出了自己的專輯,而我也剛好完成首張個人流行專輯的製作,主要選唱人家的作品,如果時間配合下,希望能夠在演唱會期間推出,所以這可能是最後的「基會難德」,也代表兩人音樂和生活上的新開始。」

【結束等於再開始】

我暗中打聽,問張崇德會不會跟他哥哥一樣返回加拿大居住,他很爽快的表示:「不會!」換言之,往後的兄弟組合 已分隔兩地。

這真的會影響他們往後的演出合作嗎?

張崇德望一望身旁的Andrew,表情認真的說:「很多人都提議,完成第十次「基會難德」演出後,在現在的網絡互動時代,分隔兩地開騷也輕而易舉,但我們總覺得現場氣氛始終難以達到,所以哥哥回港配合,所以往後他在當地籌備演出,我也會到當地加入表演,故我們覺得這次演出有特別的意義,也引出未來的開始。之前提及到,我們親自製作了九次演唱會確累了,但不能否認每次都很滿足;這種滿足就是經歷到種種的挑戰,更多次面對逆境而行,例如2002年決定舉行第一次演唱會,因為一直沒有人投資,於是決定自己製作,但決定前不少圈內朋友帶點善意的叫我們不要投資,反而太太很支持,於是決定全力製作2002年7月首次「二人之重唱」演唱會,跨越了第一個難關;但09年正值金融風暴,碰巧又舉行「基會難德Take it easy演唱會」,說起來,昨天收到張美賢的電話,她表示剛拿出當年為我們寫這演唱會主題曲的歌詞,當中一句:「結束等於再開始」在今天非常合用;其實,這也是我們一直的想法,人生總會遇到起起跌跌,但始終會過去,第二天起來又有新的開始。過去,我們訪問中會提到一些辛酸故事,但這不是抱怨,只是在提醒自己,我們因為經歷過才知道珍惜和繼續前行,所以這第十次的演出,我們抱著遠眺的想法進行,也是一個新的開始。」


【開心SHOW】

「有沒有打算為演唱會再造一首主題曲?」我問。

兩人表示暫時未有,但張崇基表示已有一些音樂朋友提議為我們創作,他們都抱著一份接納開心的心情;他們曾一再強調,每次入場看我們演出,我們一定令觀眾開心地離開會場,強調這次不會為這個「最後的」名字感到傷感吧!

預祝這次「2021最後的基會難德演唱會」演出成功,連續兩天的演出,第二天已跨進2022年,為香港樂壇帶出了新的希望。



131 views

Comentarios


​最新文章
市場動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