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實驗性與商業性的一場鬥爭—鄭秀文《大報復》


EAARMCD003

《大報復》是鄭秀文1993年推出的專輯。這次的復刻,以Apex Resolution Mastering 製作的 SHMCD 形式推出,由日本製作,可謂誠意十足。但在聆聽這張專輯前,我們有了解這張專輯的故事和來歷的需要。

鄭秀文的人氣急升,始於她首次改變形象。「金毛強」的稱號,大概年輕的樂迷都不大知道;其來源,就是在大多偶像歌手都在營造乖仔、玉女的90年代初,鄭秀文以染金啡的長髮和厚厚的唇線成為了破格、叛逆、前衛的形象。時至今天,偶像在塑造形象時不染髮,大概觀眾更覺奇怪;這一切,鄭秀文的形象可說是先鋒、推手。

《大報復》就是她形象轉風後配合的第一張專輯。這樣的背景,說明了這不是天后級的龐大製作,而是實驗性與保守商業性掙扎兩難的一張專輯。可以說,當中有非常不協調的歌曲選擇。但這樣的兩難,對樂迷來說,未必是壞事;尤其 HiFi 迷,更可試煉自己配備在不同曲風中的演繹能力。

當年形象改造中的鄭秀文以電子舞曲為主;不就是麥當娜的方程式嗎?《大報復》、《叮噹》、《熱脹冷縮》、《Chotto等等》、《Friends》、《Valentino》都是快板、中板的舞曲。這些舞曲都受到日流編曲製作的影響,合成器的不同音色十分豐富、低音厚重而走動多、電子鼓的編排複雜。也就是說,這些曲目十分講求低音的能力,以及中高頻的分析力,聽者大可看看配置能否還原編曲的立體感。

在出色的舞曲之後,是較傳統的流行情歌。《思念》和《不來的季節》滲入了中國風,當中較跳躍(Staccato)的電子模擬絃樂、以及那輕緲的中式敲擊樂,令樂章有了獨特的氣質;《一錯再錯》、《愛你還是忘記你》是很後八十年代的廣東流行;《娃娃看天下》、《離別》、《Say You’ll Be Mine》、《怎麼愛得這樣傻》是混入了西歐流行編曲的愛情怨曲,當中的結他細節以及電子琴的高頻音段,可給你一種八、九十年代獨有的旋律編排。 作為一隻實驗性強的專輯,當年的 Sammi 在舞曲上的嘗試證明是明智的。談到其歷久彌新,一眾舞曲就算在今天亦未有脫節的感覺。當然,如果你仍然喜愛八、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味道,這張專輯會同時滿足你破格與回憶這兩個願望。

Featured Posts
Category
Recent Posts
Search By Tags

訂閱以獲取最新音響及優惠資訊!

whatsapp ( Hong Kong )+852 90624770

© 2020 音響技術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