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細聽Sherine 尚羚 如何打造出一張國際唱片



四年醞釀出濃烈的爵士深情

細聽Sherine 尚羚

如何打造出一張國際唱片

文|Manfred


今天我們對音樂的追求,不單是局限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去欣賞,更會將耳朵轉向世界音樂版圖;尤其是製作人以至歌手,他們也希望不斷地吸收不同的音樂養分。


每一位音樂世界的參與者,都希望衝出所在之地,走向世界,這也構成了各地音樂間的crossover,不單是種類,更會是與音樂製作人作出廣闊的觸碰。


Sherine細意聆聽的投入

四年前,「音響技術」訪問了一位來自馬來西亞,更曾經在1998年獲選為Miss Malaysia「馬來西亞小姐」的女歌手Sherine Wong尚羚,當時她推出首張個人專輯,有多首創作爵士作品,當中一首讓筆者印象深刻的,就是由香港爵士結他手Eugene Pao包以正作曲,Rubberband成員馮庭正,亦即是Sherine的丈夫作詞的Let Me Have A Lazy Afternoon;此外,也選唱華語作品,包括「至少還有你」、「你把我灌醉」,專輯水準極高,可稱為一張突破亞洲市場的爵士出品。


相隔四年時間,Sherine尚羚在11月初推出了第二張專輯Two For The Road,這次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選唱外國爵士歌曲,Sherine在演繹技巧上,還有那一份爵士的呼吸氣息,表現自然,技巧甚高。


配合專輯推出,先在網絡上聽到兩首主打作品,包括重唱了Devil May Care和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同樣演繹得精彩;筆者推薦大家欣賞Devil May Care這1955年Les Elgart的爵士作品,歌曲在國際爵士樂壇極受推崇,曾經被不同歌手重新演繹,其中兩個近代出色版本,收錄在兩張筆者非常喜歡的Diana Krall 1999年的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和Jamie Cullum 2002年的Pointless Nostalgic專輯中;到2021年今天,Sherine重新演繹,水準不遑多讓,可說為亞洲音樂人爭光。


約上Sherine在「音響技術」作第二次專訪(對上一次同樣在這試音房間中試聽,然後發問),她到場時也表示對這地方很有印象;訪問未開始前,先細聽專輯內的歌曲,由於採用了MQA編碼技術,之前提及到的主打作品,音樂感和歌手的親臨感有大大的增益;到聽到一首很多人會覺得冷門的Dat Dere,一首1960年Bobby Timmons作品,簡單地用一個 upright bass,完全表現出演奏和她的演繹技術,配搭的處理,絕對是上乘表現。



爵士音樂旅程

身材高䠷的Sherine,雖然在去年底初為人母,但她仍帶著一份很獨特的艷光,不愧為Miss Malaysia;當她在聆聽自己的作品時,看出她很仔細用心地聽著自己聲音的演化,甚至微微地移動所坐的位置,認真地追求更貼心的音樂感覺,這份專注,令我佩服。


訪問當日,Sherine坐在試音房黑色梳化位置回答,這其實也是「音響技術」眾人公認的「皇帝位」,試聽完幾首作品,更感覺她有著The Queen Of Jazz的份量。


單刀直入,我急不及待問了三個問題:「距離上張專輯四年,這是否早已經定下來的計劃,還是中間有出現過一些狀況?這專輯選曲方面明顯跟之前一張大有不同,為何會有選唱全外國jazz standard作品的動機?是否存在一個獨特的想法?」


「其實在上張專輯推出後,我立即再投入到各地不同的爵士音樂workshop;我和丈夫到了美國多處地方旅行,其實也是希望從旅程中學習更多爵士音樂的演唱技巧。結果,在2019年開始為這張專輯進行第一首歌曲的錄音,亦是專輯主題曲Two For The Road。原本並沒有急於製作一張專輯,就是因為這首作品而觸發我完成整張專輯的繼續概念。」Sherine帶著回味的表情說:「這錄音方式很像一個music trip,讓我走進了不同的爵士音樂領域,遇上了不同的音樂人;有一些在網絡上預先約好見面,但一些更是在合作期間,產生的一種隨喜合作方式,這份感覺很特別。」


「換句話說,旅程的原意是一趟學習之旅,為何會有這進修的想法?」我續追問她。


「由喜歡唱爵士歌曲以來,已有一種拜師學藝的想法,爵士音樂一世也學不完,要不斷地進修。到首張專輯推出後,覺得有更多要學習的地方,於是透過網上報了一些音樂進修課程,用這段時間跟阿正(他的丈夫)去很多地方,走入很多演出場地,嘗試接觸不同的爵士音樂人,甚至開口要求他們教授,也要求跟他們合作,結果萌生Two For The Road的概念。」


Two For The Road展開的概念

前後兩次跟Sherine傾談,同樣感覺她回答問題時很從容,帶著笑容,將她的故事很有條理地說出來,是一位很樂於消化問題,從音樂出發的被訪者,於是我立即追問:「既然已錄好了第一首歌曲,為何不把握機會繼續在錄音室中完成,卻等到今天才正式出版?」


「因為第一站錄好了Two For The Road 這歌曲,採用了一把人聲加一件樂器,這會方便自己在不同地方作tour的安排;完成錄音後,立即click start了這duo concept,發展到整張專輯,每一首歌曲用一種樂器配搭。結果,我在2019年間走在五個地方,走進九間studio,跟不同的音樂人製作,一直到2019年底因為有了BB,加上疫情關係,致未能繼續到其他地方探索,所以整張專輯推出的計劃暫停下來。不過,這反而讓我有足夠時間找來今次的team,圓滿了整個duo概念的錄音,專輯名為Two For The Road,用意就在於此。」


「可說多一點這重要一曲Two For The Road的產生過程嗎?」


「哈哈,真的是很偶然的碰出來,Two For The Road是我跟Jesse van Ruller合作的,且由香港開始,但在荷蘭進行錄音。原因是2018年他來香港演出,由於我先生是他的歌迷,當日Eugene和我們兩人一同看他的演出,也希望取得他的簽名;在簽名時,我自告奮勇的問他,有沒有時間遊覽香港,我們會做嚮導,當時的提出其實是有點冒昧,但他和其他樂手非常樂意接受,於是便帶了他們吃點心和上山頂遊覽;而阿正提出,我們每年都會到不同地方遊覽和聽表演,不如到他的studio上堂,希望他能教授結他,Jesse竟然同意了;一年後我們起行,到達Jesse位於荷蘭Amsterdam的studio,開始了神奇的音樂里程。」Sherine滿臉滿足的說:「對我們來說,與Jesse van Ruller這一會是莫大裨益,他是歐洲一位知名的結他手,當年開始他的jazz career時,曾到了美國參加一個Tremulous Monk的比賽贏得獎項,所以他在歐洲以至日本都有很大名氣;結果阿正跟他上過幾堂,有一天我先生上堂回來,笑笑地跟我說:『你真的很幸運,他肯跟你錄音,而且會錄兩首歌曲。』聽到這消息,我真的難以置信,最初只是隨口說說,竟然夢想成真。至於為何我會選上Two For The Road?原因是之前我聽Charlie Haden和Pat Metheny的演奏,深深愛上,後來更發覺這首作品是Henry Mancini為電影而寫,主角更是自己喜歡的Audrey Hepburn,於是提出和Jesse合作錄這首歌曲,結果出現了這duo概念;之前你問我,是否專輯中最喜歡這首作品,其實也不是,但當時一刻確受到了啟發,之後也不打算改變了。」Sherine就是這樣,用音樂打開了她的話題,她就會將心底想到的,開心坦誠地說出。


「為什麼有這種自告奮勇提出合作的想法?」我立即問她。


「以前我不會隨便的自告奮勇發問,由於第一次的成功令我膽子大了,更會勇於提出;事實上,最多只會得到一個:『No ! 』的答案,不問就是零機會。」她這回答很有意思。


不斷發生的奇妙音樂事件

「Two For The Road打開了序幕後,是否更大膽地發問,很順暢的完成整張專輯呢?」我好奇的問。


「都有的,但過程也有些轉折;錄好Two For The Road後,按原定安排轉飛到美國繼續上music private lessons,入讀美國Poland一個Jazz Workshop,學了很多新的爵士歌曲,學了之後當然想錄起來;接著我第二站便去到紐約,期間也不斷透過網絡去參加課程,結果在這段時間跟了爵士琴手Garry Dial和一位年屆九十歲著名的爵士女歌手Sheila Jordan認識了,他們給了我音樂上很大的啟發。」她笑說:「雖然我並非專門的學習彈奏鋼琴,但上Garry的課,他教導我如何利用自己的耳朵去聽,這對於一位爵士歌手很重要。這時候,他知道我正物色錄音室將學好的歌曲錄音,反問我:『為什麼要到處找studio,就在這裏不就是可以嗎?』結果又有了另一個收穫。所以,當時在美國三星期的學習,跟不同的樂手live gig,期間也認識不同的音樂人,這都是不斷發生的奇妙音樂事件。」


「訪問開始時我們聽了Dat Dere這首歌曲,之後跟你傾談間原來也有一個很有趣的故事,不如分享給我們的讀者吧!」我說。


「在香港聽了很多爵士歌手唱片,其中一位我非常尊重的女歌手Sheila Jordan,尤其是我非常喜歡她唱出一曲Dat Dere,這是一首duo,當年跟她一起錄音的是一位名Harvie S的Upright Bass樂手。後來,我在網絡上知道Sheila仍然教唱歌,於是越洋報名,到了當地上課,她教了我很多爵士演唱的技巧,教我如何將這音樂味道表達;在學習期間我提到希望走入錄音室錄歌,這時她介紹給我一位bassist樂手Cameron,但我大膽的問她,會否介意我找回當年她duo錄音時的Harvie S灌錄這Dat Dere,她表示不介意;而且更巧合地,原來Sheila Jordan在一星期後已約好Harvie S在New Pulse表演,結果促成了這作品的錄音,所以音樂帶來的巧妙,確充滿驚喜。」她一邊說一邊很享受在美國的過程。



美貌與智慧

好,稍稍轉一轉話題;很多人會說,美貌與智慧並重,而當日坐在面前的Sherine,穿上黑色外褸,配上便服,每一個甫士都散發出女性個性美;而她曾經參加1998年Miss Malaysia選舉,更成為了冠軍,到今天成為一位爵士歌手,令人有驚艷的感覺。


於是我問:「可以談論一下由當年參加Miss Malaysia選美,到在香港發展爵士歌唱的過程嗎?也談到今天香港的生活嗎?」


Sherine想了一會,然後回答:「不經不覺,我在1998年贏得Miss Malaysia的獎項後,可說開始了人生的另一歷程。之後代表馬來西亞到美國參加「環球小姐」比賽,雖然沒有得到任何獎項,但認識了兩位好朋友,他們是來自泰國和上海的參賽者,至今我們仍然有緊密的聯絡,這份友情很難能可貴。之後,我也on & off的到香港接拍一些廣告。到2004年,當時我在內地正在拍攝電影,經聯絡認識了一位香港經理人,他說希望簽入我發展香港的市場,更游說我參加「亞洲小姐」選舉,其實我也有拒絕的,因為之前已經參加過,而且也在國際性的「環球小姐」出現過,已有相關的經驗;但是我最後被游說參加了這一屆的比賽,最後獲得兩個獎項;比賽後沒有跟進很多工作,但卻讓我正式落地香港,參與了不少廣告、MV拍攝,也有演唱會,也嫁給香港人;轉眼間,我來了香港18年,今天也有了小孩子,完全習慣了香港的生活節奏,但不得不承認,馬來西亞人的生活態度和個性,都較香港人純樸,節奏也較慢;我反而欣賞香港人很productive,要做每一件事,就必然全力以赴的實行。也由於認識了阿正的關係,也在香港接觸了很多音樂人,使我在音樂上的喜好越來越濃厚;所以,無論是參加選美、在音樂上的學習、鏡頭前的演出,我都會視為生命中的聯繫。」當年尚羚以黃淑玲的名字參加「亞洲小姐」,獲得了「最上鏡小姐」和「最完美肌膚獎」。


Jazz Fest表演

10月27日,Sherine首次參與香港Jazz Festival演出,地點是香港大會堂theatre,她表示主辦單位希望她唱近兩張專輯的歌曲:「說起來,能夠參與這次演出也很巧合,因為我在香港跟本地鼓手Anthony Fernandez學shaker,他跟每年籌備Jazz Festival的Peter Lee相熟,知道他正物色一位歌手表演,於是介紹了我,結果促成我第一次在大會堂表演,我會努力。」看來她已有香港人那一份全力以赴的精神。


值得推薦專輯中還有多首出色作品,例如Cole Porter樂曲,Fred Astaire唱得極為出色Night And Day;Julie London的一曲You And The Night And The Music…,Sherine的表現比上一張專輯,更有一種爵士風範,而且具備可以走進國際市場的水準,有關這碟的評論,請留意「音響技術」。



※ 本文輯錄自【音響技術】2021年11月號第482期※

●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翻印、網上轉載及節錄 ●






200 views

Comments


​最新文章
市場動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