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金嗓子親民之作AccuphaseE-4000合併放大器


文︱披頭


這兩年多來,聽金嗓子真是聽得不亦樂乎!單計我寫過的,唱放有C-47,SACD機有DP-570,前級有C-3900,後級有A-300(甲類)和P-7500(甲乙類),合併放大器有E-800(甲類)和 E-5000(甲乙類)。它們都屬相應系列中的頂級機種,自然有一定的質素;不過定價亦相對較高(雖然比起其他同級器材,其實算是「相宜」)。現在來了一部E-5000的下一級機,同是甲乙類的合併放大器,E-4000。



E-5000大約一年前在我們試音室開聲,眾寫手兄弟都對它評價很高。我初聽到它對各類音樂的揮灑自如時,還懷疑是否真的是一部合併機在推我們的參考喇叭,Dynaudio的「鉑金證據」!現在這部「細佬」E-4000改在我家開聲,推的也是「鉑金證據」的「細佬」,Dynaudio Sapphire,我是滿懷信心的!




華麗本色不變 特色不輸旗艦

金嗓子機種結構的精美、堅固,不用多說了,雖然E-4000比E-5000低了一級,但結構仍能令不少更貴機種汗顏!比起旗艦E-5000,我看到主要的分別是E-4000的功率比較小,由前者的240/320瓦(8/4Ω)降至180/260瓦(8/4Ω)。也由於功率小了,有些零件的額定值也可減少,最明顯的就是電源部份的變壓器和水塘電容;因此機箱的重量,高度和深度都較E-5000為小,闊度則維持不變。雖然體積小了,但造工仍是十分嚴謹,雙層機箱,香檳金色面板,大電平錶和旋鈕,仍是金嗓子極盡華麗本色!至於其他電路上的特色,大部份都保持和旗艦一致,以下作一簡單的交代。



首先自然是金嗓子的獨家音控電路AAVA,以增益代替可變電阻器來改變音量,消除了可變電阻器對音質的不良影響。而E-4000更於它的I/V轉換過程中用了也是自家的新技術,ANCC (Accuphase Noise and distortion Cancelling Circuit),配合AAVA,使聲音更為純淨,特別是在低至中頻,噪音有突破性的減少。

機內佈局一如以往,大型環牛和兩支水塘電容器放在中間,放大電路則是左右獨立。兩旁是重型散熱器,各裝上8枚晶體管,以4組並聯,作甲乙類推挽式放大,提供180/260瓦(8/4Ω)的輸出功率。其餘電路,亦經精心排位,整齊有序,亦有利減低噪音。

設備方面,亦與旗艦看齊;輸入有5對非平衡,2對平衡;錄音輸出、前置輸出及功放輸入(1平衡,1 RCA),兩對喇叭輸出端子,還預留兩條插槽位,方便用家添置數碼或唱放等輸入插板,面板上還有耳機輸出,可謂一應俱全,設想周到!


我自己的組合因為前級沒有平衡輸入和輸出,所以一向都用非平衡的RCA線。E-4000既有齊兩種,我也很想試試CD機的平衡輸出。但不知是否我的Soulnote CD機輸出比較大,而E-4000又沒有可調增益,所以會覺得聲音「緊」了一點,用回非平衡更舒服,所以大部份時間都用RCA。但也有例外,我播“Jazz Variants”時(後面有介紹),用平衡是會更爽快、緊湊。


傳統音色之中有新取向

E-4000開聲時給我十分熟悉的聲音,畢竟我自己的後級也是金嗓子的P-7100。不過,熟悉之中,仍是有新意的。自從最近聽過旗艦的單聲道甲類功放A-300之後,對金嗓子放大器在音色上的新取向,有了進一步的體驗。且看在E-4000身上,能否再有新發現!

先播一套歌劇CD,卡拉揚指史卡拉歌劇院樂團及合唱團,演馬斯卡尼的「鄉村騎士」, 1966年的錄音,2018年再版。E-4000帶出卡拉揚的華麗,毫無難度。幾場大合唱,十分宏偉,場面非常開揚!雖然是意大利樂團,但落在卡拉揚手上,弦樂仍然有柏林愛樂式的圓滑無縫,而且能閃閃生輝。卡叔的處理,或更好說是控制,純以樂團的紀律、音色、準繩度來看,幾乎是無懈可擊,你找不到他任何「錯」處!E-4000就讓我聽了一個完美的示範!我聽到了E-4000具有傳統的老金之聲,甜潤的弦樂,豐滿的管樂,自然的人聲!不過,還有!就是中、高頻的亮麗比前更為顯著。這亮麗使樂器的線條更為分明,空氣感更強,間接令音場的深和闊都擴大了。這種改變,其實在試E-5000時已經如是,不過因為它以合併機身份挑戰鉑金證據,很多優點都使我忽略了它的亮麗。直至試A-300時,才突然重新發現它的這個優點!


古典樂舞台感強烈 流行曲定位嘴型準確

有了這一改變,我對E-4000便有了不一樣的期望。它在重播歌劇的獨唱者時,都有更活的立體感。在教堂外,幾位主角的對唱,教堂裡的村民合唱,便突顯了這優異的立體感;主角們的位置,與合唱團的位置,前者位置穩定,後者好像回音,從遙遠的後方飄過來,雖是錄音室的製作,但仍有相當強烈的舞台感。

歌劇的人聲雄渾有力,流行曲則反映出E-4000的另一種清晰。在「雪狼湖」中,張學友和陳潔儀的唱腔活靈活現,嘴型的高度,唇、舌、喉頭之聲,極盡真實的能事!一首張學友的「怎麼捨得你」,還有兩首「原來只要為你活一天」,就最能表現這種特色。我想就算是現場也一定聽不到這樣清楚!這種效果,也只有流行或爵士樂才會有,聽古典唱家班是不可能有的!E-4000表現這種音效,無論在定位,歌者的全息感,都超越了舊金;但另一方面,又不會令聽者感到它失去了老金的傳統甜潤,這才是它最殺食之處!


速度更高 強大動態保持不亂

換一個角度來看,這特色也反映出E-4000的速度也有明顯的進展。「怎麼捨得你」中的結他,金屬弦線的清,輕和重,如果速度不夠快,怎可能出得如此實在?

再來一例,聽「Dynamic Piano」,這是Carol Rosenberger彈貝多芬最後的一首鋼琴奏鳴曲,Op.111。此碟既名為「動態鋼琴」,動態自是非同凡響;一開始不久即來幾句「下馬威」,第三樂章更為強勁,器材弱一點,便會露出馬腳,很容易便得一個「亂」字,只有一堆模糊不清的聲音。但E-4000完全不懼考驗,尤其是在強大動態加上強力的低音鍵時,不但能把琴聲交代得毫不含糊,而且連琴身共鳴,亦一併送上。中、高音鍵更是粒粒清晰、圓潤。任何器材播鋼琴都絕對不容易過關,以E-4000的定位、身價,這關亦順利通過。


至於E-4000的180瓦(8Ω)/260瓦(4Ω)輸出,夠不夠用?有經驗的發燒友都知道,一般家居,這數字只有多,沒有少。而且瓦數是質重於量,以金嗓子的質,180/260瓦,在普通聆聽環境下,可以「拆樓」了!以它推我那效率不算高的Dynaudio Sapphire,最爆棚處,一樣可以地動山搖,而聽不到失真,要趕快調低音量!


功率足以應付最高要求

對那些複雜配器,長時間維持在高音量的管弦樂,聽來不覺,但隨時抽乾儲備的,E-4000仍然從容面對。好像〈畫展〉中的「基輔大門」,馬勒〈第二交響曲〉中的龐大管弦樂團加大合唱場面等,E-4000在約200平方呎的客廳功率仍覺「大把在手」!

對那些瞬間大爆,如大鼓抽擊之類,它亦應付裕如;以〈Manger〉中的“Jazz Variants”為例,那些敲擊樂的刺激性,低音鼓的深沉和衝擊,相信聽過的朋友,都知道不易應付。其間高潮迭起,尤其是在最後5:30之後,當大家都以為演奏完了,誰知好戲在後頭,還有約3分鐘的高潮!結尾前一段翻天覆地的大爆棚,E-4000毫無懼色,還要兼顧那清脆,充滿彈力的鋼片琴,音場的回響等等。這一段,又使我想起初聽E-5000時,心中的疑問:真是一部合併放大器在工作?想不到同樣的心情再重現在E-4000播“Jazz Variants”。



結語:

E-4000在我家顯示出一部高級合併放大器的能耐可以達到什麼程度。它可以應付最複雜,要求最高的管弦樂;敲擊樂的衝擊和瞬變難不到它;細緻的人聲是它的強項;中、高呈現前所未見的光輝,低頻控制力足(800的阻尼因數!),使它全頻都有出色的表現。金嗓子的前級和合併機到現在仍保持很多其他放大器已放棄了的設備,好像音調控制、響度補償、聲道平衡、平衡插的極性等,都有它們的可取之處。當然它不是無敵,起碼它不能超越它的同門師兄E-5000。不過,我也相信在一般家居環境下,兩者表現的分別可能不太大,而E-4000肯定性價比更高。


規格:

■輸出功率:180W(8Ω),260W(4Ω)■總諧波失真:0.05%■阻尼因數:800■輸入阻抗:40Ω(平衡),20Ω(非平衡)■輸出阻抗:50Ω■增益:28dB■訊噪比:125dB■尺寸:465×181× 428mm(W×H×D)■重量:24.4kg■零售價:HK$57,400

■總代理:House of Music Group.37055908


※ 本文輯錄自【音響技術】2023年4月號第499期 ※

●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翻印、網上轉載及節錄 ●

Tags:

920 views
​最新文章
市場動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