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浦契尼交響組曲富新鮮感的歌劇變奏


Signum Classics SIGCD778

文︱披頭


浦契尼是著名的意大利歌劇作曲家;不過Carlo Rizzi,一位歌劇指揮家,卻發現浦契尼在歌劇的管弦樂伴奏裡,與其他著名的歌劇作家,例如羅西尼、唐尼采蒂等很不同。他們大部分都會把管弦樂處理為主要給歌唱家的伴奏、支持或導奏等;但浦契尼卻不一樣,他的管弦樂更為獨立,並非純粹是伴奏那樣簡單。於是Rizzi便著手再研究浦契尼的總譜,並為他的兩套歌劇,〈蝴蝶夫人〉和〈托斯卡〉,譜成了兩首交響組曲。


或者你也曾聽過一些「無詞歌劇」,也就是只有音樂,沒有人唱的歌劇組曲,不過多數是把劇中最受歡迎的詠嘆調串起來,用樂團奏出,沒有什麼「交響」意味。但Rizzi的這兩首,他強調盡量按照浦契尼的原作,並沒有因為有時欠缺了歌唱的旋律,而刻意補上額外的材料。如此一來,大家便聽到原作的配器,並非全為襯托主旋律而寫的。Rizzi舉較浦契尼後期的理察史特勞斯為例,他的〈玫瑰騎士組曲〉便是以和聲和旋律的創作為主,而非為單純的「伴奏」。


當然,熟悉的詠嘆調旋律仍會出現,但與人聲相比,仍是大異其趣;例如在〈托斯卡〉裡的「為了藝術,為了愛情」這首詠嘆調,Rizzi的處理就非常動人,可說是蕩氣迴腸!我自己就十分欣賞。總的來說,從這兩首交響組曲,你會體會到浦契尼歌劇「伴奏」的獨到之處,手法有先行者的意味。


除了交響組曲,還有兩首Preludio Sinfonico和一首Capriccio Sinfonico,三首都經Rizzi修訂。Preludio Sinfonico是他進入米蘭音樂學院頭兩年最重要的作品,受華格納的影響頗深,因而並未得到好評,因為當年在意大利,華格納仍未被普遍接受。這裡兩首中的一首是初期版本,另一首是他後來把中段刪去一大段的版本;Capriccio Sinfonico則是他的畢業作品。由這些作品已可看到浦契尼對配樂的「交響性」的重視。


Rizzi帶領威爾斯國家歌劇樂團演奏,以一個新角度去看浦契尼,給我們帶來既似熟悉卻又新鮮感十足的作品,一般樂迷都應該樂見,歌劇迷可能會更有興趣吧!



※ 本文輯錄自【音響技術】2024年5月號第512期 ※

●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翻印、網上轉載及節錄 ●

24 views

Comments


​最新文章
市場動態
相關文章